《客家學術論談》

| | | 轉寄

比較兩種客語聖經譯本底背ke語音差異—用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底背ke約翰福音為例

比較兩種客語聖經譯本底背ke語音差異—用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底背ke約翰福音為例

第一章 緒論

一、前言
聖經在英文底背稱為—The Bible,liá詞係來自希臘文biblia,係「典籍」ke意思。Liá本「典籍」係基督徒ke精神食糧,它文學成就更加奠基它ke歷久不衰。扣除聖經手抄本之外,根據台灣聖經公會網站,聖經譯本ke正式出版:「到2003年底,聖經在全世界各地已經用2355種語言出版(含單行本);由聯合聖經公會銷售ke聖經(含單行本)在2003年有四億三千一百七十四萬一千二百九十一(431,741,291)本」。由此可以瞭解,聖經係一本跨越族群ke經典名著,還有它ke影響力實在不容忽視。

基督教傳入、羅馬字lâu客語聖經係彼此相關;無論係汕頭客語聖經譯本抑係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全部用羅馬字當做書寫策略。綜觀來看,當時台灣ke白話字(就係羅馬字)在推廣上m̀順利,白話字ke使用也一直限在少數人之中,儘管蔡培火等有力人士ke大力推動,礙於日本殖民政府「國語政策」政策lâu台灣人民ke接受度,羅馬字運動在日治時期一直趨於劣勢。從1880年代以來,出版ke台語聖經以Ho-lo為主,雖然當時台語係包括Ho-lo lâu客家話,m̀-ku 到1920年代時節,客語聖經ke位置一直處於台語聖經ke邊緣位置,ku-só 1924年在汕頭出版ke客語聖經盡少人知,造成多數人將Ho-lo話寫成ke聖經lâu台語聖經劃上等號,不知有客語聖經ke存在。

生趣ke事情出現,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兩者出版時間差毋多距離七十年,筆者發現,前者出版在大陸lâu後者出版在台灣ke聖經,它têu在語音變化上看似無相同,兩者ke變化其實有關係,m̀係自家成一ke體系、互不相容。

因為聖經內容ke浩瀚,構成做得探討ke視角盡大。本論文ke主要研究m̀係著重聖經ke文學性,係關心語音變化;藉由歸納分析雙方拼音上ke差異,尋出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ke「語音」變化規則;所以,本論文主要研究目的係,尋出兩本聖經ke語音變化規則,透過聖經上ke拼音字母—「羅馬字」使用轉變,探討彼此敢有相當程度ke規律性?又做得án-ngiòng證明語言間彼此ke影響性lâu共通性,進而幫助客語推廣lâu學習?至於兩地聲調上ke變化,其規則又係án-ngiòng?藉由聲調轉變,又會和Ho-lo產生樣般ke相關性?上述攏總係論文探討焦點ke所在。

二、研究範疇
另外,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ke研究內容以新約第四卷ke《約翰福音》為研究主體,m̀用多人知ke第一卷《馬太福音》為研究範圍原因在於,梁淑慧《台語新約聖經三種版本ke台灣社會實況化研究》底背提到,「《馬太福音》記載耶穌ke生平,同耶穌重要ke講道lâu教訓,可以講係認識基督教要義ke入門書籍,pûn一般人引用、閱讀ke機會ko多」,ku-só為到客語聖經推廣,m̀-pûn大眾對聖經瞭解停留在《馬太福音》,所以研究內容選為《約翰福音》;還有《約翰福音》在聖經底背ke地位係著重「對生命ke體悟lâu建造」,對於現代社會人們ke心靈缺失提供一個思考題材。

第二章 兩地客語聖經譯本與拼音字母轉變

聖經做得在世界各地廣為流傳,尊重當地語言係它ke主要特色,pûn聖經在地化後,不僅有益傳教,也pûn民眾做得使用自身ke阿姆話閱讀聖經;liá-ke大原則之下,翻譯工作便成為主要課題。梁淑慧《台語新約聖經三種版本的台灣社會實況化研究》提到,「同一種語言有無相同ke《聖經》譯本,其主要原因大致有三個:一、語文ke變遷;二、翻譯ke原則無相同;三、所根據ke原文抄本無相同」 (梁淑慧,2004)。聖經ke翻譯原則,在無影響內容主體為前提,必須以語言學為考慮原則,因為語言會有在地性,就算係同一種語言,分處兩地ke客話定著會受到當地環境影響來變化,所以在分析兩地客語聖經譯本ke語音變化規則前,先論述本文探討ke客語聖經譯本,再進一步切入研究兩地拼音字母轉變ke規則性。

一、客語聖經譯本

(一)汕頭客語聖經譯本

聖經ke重要性之一,在於保存當時許多豐富語料,因為語言會thèn等時間空間上ke遷徙來改變或消失,假使需要瞭解二十世紀早期廣東ke客家用語,汕頭客語聖經譯本便成為重要ke史料。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係1924年廣東汕頭出版,尤其位在語言交錯區ke汕頭,其特殊地理位置,更是增添語言ke複雜度;因為當地民眾雖以潮汕話為主,m̀-ku,汕頭一帶ke其他縣係用客話為主;再加上汕頭ke地利航運之便等因素,使得它成為當時客話ke傳播中心。當時派鍾天枝牧師前往汕頭學習粵人白話字,原先設定係學習經驗以後,能幫助台灣客家信徒擁有自家阿姆話寫成ke聖經;之後從汕頭帶轉台灣ke聖經因為語詞腔調ke差異,無pûn當時台灣教會接受使用,造成它ke存在盡少人知。

(二)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用四縣腔為主ke現代客語聖經譯本係1993年出版,在序言提到:「以台灣現代通行ke客家語文體lâu語法,加上現代聖經翻譯ke原則lâu方法譯成的。」(聖經公會,1993)也就係講,在m̀破壞聖經ke本意之下,pûn現代讀者做得lâu當時讀者擁有相同ke瞭解、體驗。

從另一方面思考,台灣客話使用人口,除thet四縣以外,居於次位ke係海陸腔,身為使用海陸腔ke客家人敢會就失去擁有一本用海陸腔調寫成ke客語聖經ke權利。以聖經公會ke角度考量,聖經翻譯其實係一件耗時耗力ke工作,不僅需投入大批人力,經費更是實際問題。依據彭德修牧師口述,當時為到四縣lâu海陸腔問題,雙方爭論不休,m̀-ku,經過研究發現,四縣腔lâu海陸腔,除了極少數ke字例外,大部分ke字兩腔調ke變化其實係有跡可尋 。Ku-só,雙方牧師協商之下,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就用四縣為主,海陸為輔,並在差異之處,給予標號,pûn海陸客家人也能擁有用阿姆話譯成ke客語聖經。

二、兩地客語聖經的拼音字母比較
1. ny→ng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ke「拼音字母」比較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源 nyen ngien
你 nyi ngi
人 nyin ngin
入 nyip ngip
肉 nyuk nguk
怎/樣 nyong ngiong
日 nyit ngit

2. sh→s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上 shong song
識 shit sṳt
世 she sṳ
成 shang sang
成 shin sṳn
受 shiu su
聲 shang sang
水 shui sui
聖 shin sṳn

3. ts→ts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即 tsit tsit
做 tso tso
接 tsiap tsiap
子 tsṳ tsṳ
之 tsṳ tsṳ
早 tso tso
祭 tsi tsi

4. tsh→tsh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在 tshai tshai
自 tshṳ tshṳ
從 tshiung tshiung
就 tshiu tshiu
像 tshiong tshiong

5. kw→k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光 kwong kong
過 kwo ko
曠 khwong khong

根據上述表格ke分析整理,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在拼音字母ke聲母變化大致上有五大特點:
ny→ng
sh→s
ts→ts
tsh→tsh
kw→k

無論係汕頭客語聖經譯本抑係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兩者ke拼音字母變化主要在於聲母部份,韻母上並無yit大差異;變化ke韻母,遵循一定ke語法規則,m̀係隨便改變。

Ku-só,兩地聖經ke韻母在差異變化m̀大ke原則下,語音轉變ke決定權轉到聲母。透過分析對照,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出現ke舌根音ng、k,在汕頭客語聖經譯本裏全部用ny、kw型態出現,值得一提ke係kw→k liá一組,以現代客語聖經譯本為對照樣本,台灣客話已經無「W」ke聲母,明顯產生語言簡化情形。

另外,汕頭客語聖經譯本出現大量ke「vo」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相較之下,「lâu」thùng「vo」ke意思等同,也就係「和」、「一起」ke意思。

最尾,汕頭客語聖經譯本裏底背出現ke tsò-mak-kài、kài-nyit(隔日),雖然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講法無相同,m̀-ku台灣客家話平常時不時聽到,ku-só,liá也間接證明兩聖經m̀係互為平行,顛倒彼此有關係。

第三章聲調轉變lâu Ho-lo ke關係

(一)聲調轉變
兩地聖經過雙方拼音字母比較之後,發現它têu在字母上ke變化m̀大,大致環繞在上述歸納得出ke結果,ku-sú分兩地客家話在聽覺táng-hong,產生明顯差異ke另一元素,係因為聲調轉變。

1.第5聲→第3聲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源 nyen5 ngièn
同 thûng thùng
由 yû yù
成 shin5 sṳǹ
他 kî kì
你 nyi5 ngì
我 ngâi ngài
凡 fâm fàm
個 sâ sà
名 miâng miàng
人 nyin5 ngìn
來 lôi lòi
無 mô mò
榮 yîn yùng
然 yên yièn
頭 thêu thèu
傳 tshôn tshòn
懷 fâi fài
承 shin5 sṳǹ
時 shi5 sṳ3
回 fuî fì
行 hâng hàng
鞋 hê hài
尼 nî nì
羊 yông yòng
明 mîn mìn
臨 lîm lìm
王 vông vòng

2. 第3聲→第1聲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在 tshài tshai
上 shong3 song
帝 tì ti
道 thò tho
又 yù yu
萬 vàn van
造 tshò tsho
件 khièn khien
命 miàng miang
照 tsèu tseu
暗 àm am
做 tsò tso
證 tsìn tsṳn
為 vuì vi
眾 tsùng tsung
信 sìn sin
就 tshiù tshiu
界 kài kie
到 tò to
自 tshṳ3 tshṳ
靠 khàu kho
氣 khì hi
意 yì yi
住 tshù tshu
看 khòn khon
翰 hòn hon
喊 hàm ham
後 hèu heu
既 kì ki
受 shiu3 su
見 kièn kien
過 kwo3 ko
祭 tsì tsi
利 lì li
認 nyin3 ngin
問 mùn mun
去 khì hi
路 lù lu
賽 sòi soi
帶 tài tai
旦 thàn tan
外 ngwai3 ngoi
事 sṳ3 sṳ
大 thài thai
罪 tshuì tshui
聖 shin3 sṳn
降 kòng kong
像 tshiòng tshiong
光 kòng kong

3.第1聲→第5聲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現代客語聖經譯本

有 yu yû
也 ya yâ
生 sen sâng
光 kwong kông
中 tsung tsûng
家 ka kâ
先 sien siên
係 he yû
之 tsṳ tsṳ5
充 tshung tshûng
滿 man mân
恩 en ên
真 tsin tsṳn̂
理 li lî
因 yin în
加 ka kâ
西 si sî
穌 sṳ sû
基 ki kî
生 sen sên
胸 hiung hiûng
冷 len lâng
司 sṳ sṳ5
當 tong tông
亞 a â
以 yi yî
知 ti tî
野 ya yâ
聲 shang sâng
修 siu siû
禮 li lî
擔 tam tâm
下 ha hâ
天 thien thiên

從上述做得瞭解,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在聲調變化ke規則特性,大致有下背3項特點
第5聲→第3聲
第3聲→第1聲
第1聲→第5聲

也就係產生ke聲調變化規則:第5聲→第3聲→第1聲→第5聲(5→3→1→5),汕頭客語聖經譯本ke第5聲在現代客語聖經譯本相同ke字會轉成第3聲;前者ke第3聲,到後者會變成第1聲;最尾前者ke第1聲,到後者又變成第5聲,liá一連串ke變化規則,其實也係造成汕頭客語聖經譯本做m̀得在台灣流傳ke原因之一,因為當初鍾姓牧師帶它轉來台灣時節,台灣方面認為它ke客家話發音lâu台灣本地客家話差異盡大,ku-só放棄使用參考,無深入探究兩者ke巧妙關聯。

第2聲lâu第4聲在兩本聖經底背,聲調都維持不變;會變調ke 1、3、5聲,少數情形時節會保持原音,像tshṳ̀→tshiùng(從)、tsiong→tsiong(將),m̀-ku多數會產生變調情形。

另外,兩地聖經還出現指涉相同事物,產生用語無相同ke狀況,像:若使/既然:Yo̍k-sṳ2→ki-yèn、為什麼:tsò-mak-kài→ngióng-pan、位置/位處:vuì-tshù→só-tshai、隔日:kài-nyit→thi-ngi-ngit、一個:yit-sà→yit-ke、聖神:shin3-shin5→sṳn-lìn,因為從梁淑慧《台語新約聖經三種版本的台灣社會實況化研究》(梁淑慧,2004)引述,台灣聖經公會從六七零年代以來,對於聖經翻譯ke原則採取Dr. Eugene A. Nida 提出ke「動態對等」抑或「功能對等」,換句話講,動態翻譯原則下,詞彙ke翻譯會根據當時ke時空背景,雖然指稱同一事物,講法無一定會出現一致,ku-só現代客語聖經譯本lâu汕頭客語聖經譯本在用字táng-hong會有出入,實在係正常現象。

(二)聲調變化lâu Ho-lo ke對話性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除thet有拼音字母lâu聲調ke轉變,本研究發現,汕頭客語聖經譯本ke聲調同Ho-lo聲調會產生兩種情形:

1. Ho-lo聲調ke原音(無變調)lâu汕頭客語聖經譯本ke客語聲調產生類似情形。
2. 部份Ho-lo變調後ke聲調在讀音頂lâu汕頭客語聖經譯本ke客語聲調也產生類似狀況。

造成汕頭客語聖經譯本ke客家話lâu Ho-lo在聽覺táng-hong部份會出現相似情形。舉例在下背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台語原音的「聲調」比較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台語原音(無變調)
暗中 àm-tsung àm-tiong
做證 tsò-tsìn tsò-tsìng
眾人 tsùng-nyin5 tsìng-lâng
來信 lôi sìn lâi-sìn
入世 nyip8-she ji̍p-sè
來到 lôi-tò lâi-kàu
接納 tsiap-na̍p tsiap-la̍p
血氣 hiet-khì hiat-khì
之中 tsṳ-tsung tsi-tiong
恩典 en-tién un-tián
既然 kì-yên kì-jiân
頭先 thêu-sien thâu-sing
律法 lu̍t-fap lu̍t-huat
見過 kièn-kwo3 kìnn-kuè ( kìⁿ--kòe)
胸懷 hiung-fâi hing-huâi
隱藏 yún-tshông ún-tsông
打發 tá-fat tánn-huat
鞋帶 hê-tài ê-tuà
顯明 hién-mîn hián-bîng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台語讀音(變調)& 台語原音(未變調)
上帝 Shong3-tì Siòng-tè Siōng-tè
萬物 vàn-vu̍t bàn-bu̍t bān-bu̍t
造成 tshò-shin5 tsò-sîng tsō-sîng
為著 vuì-tsho̍k uì- tio̍h uī-tio̍h
各人 kok-nyin5 tak-lâng ta̍k-lâng
自家 tshṳ̀-ka tsù-ka tsū-ka
後來 hèu-lôi àu-lâi āu-lâi
位置 vuì-tshù uì-tì uī-tì

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 Ho-lo之間,在拼音字母上雖然有差異,m̀-ku聲調部份根據整理分析,經過lâu Ho-lo原音、讀音ke比較,聲調多數係維持不變;還有,切音方面,比喻 nyip8→ji̍p(入)、na̍p→la̍p(納)、hiet→hiat(血)、fap→huat(法)、fat→huat(發)、vu̍t→bu̍t(物)、tsho̍k→tio̍h(著)相同係保留切音原貌。

第四章結論

聖經隱含盡多博大精深ke人生道理,除了神學性ke成份之外,逐本聖經譯本攏做得反映該時該地ke用語狀態,因為聖經譯本ke特殊性之一,必須根據該地區ke風土民情,為民眾量身訂做一本屬於他têu ke「母語」聖經。以台灣為例,在傳教者ke角度來看,現代客語聖經譯本ke出現,係有益客家地區ke傳道;假使以客家族群本身來看,客語聖經保留豐富ke客家語詞,對於客佳話ke傳承絕對係一大福音。

因為時代背景影響,1924年在汕頭出版ke客語聖經譯本無廣泛流傳,除thet出版地在大陸以外,形成空間上距離,另一原因係當時台灣教會認為「無符合台灣本地民眾ke用語、腔調」,ku-só無接納,造成台灣有盡多人誤會無客語聖經ke存在。

本論文ke研究範圍僅在《約翰福音》,透過語言學角度ke初探之下,經過歸納、分析得出ke結果:汕頭客語聖經譯本lâu現代客語聖經譯本兩地ke客家話有某種程度ke相似性;瞭解兩儕ke拼音字母lâu聲調變化之後,發現兩者ke客家話在書寫lâu朗誦係有關係,m̀係全部無交集,擁有相當程度ke共通性;理解兩聖經ke語音變化規則,不但有助於瞭解二十世紀早期汕頭附近ke客家話,透過研究,歸到當時ke時空背景,對於早期ke大陸客語有更深層ke體會;台灣當地客語,也通過雙方比較之後,瞭解兩地客家話彼此ke共通性,以及語言間彼此ke交流性。


*註解
1.台灣聖經公會網站http://www.biblesociety-tw.org/。
2.羅馬拼音ke阿姆話無像「漢字」án難學,它係可以應用在各種「阿姆話」(Ho-lo、客家話、福州話、潮州話)ke學習lâu讀寫ke拼音文字,ku-só古來就稱為「白話字」。引自董芳苑,〈臺語羅馬字之歷史定位〉,台灣文獻第55卷第2期,2004.6,頁292。
3.民眾對於羅馬字接受度低ke原因有兩點:一係老師只教漢文,二係儒家文化lâu科舉文化ke籠罩。詳見王昭文,〈羅馬字與文明化—台灣文化協會時代白話字運動〉,《2004台灣羅馬字國際研討會論文集》,台南:國家台灣文學館,頁27-1~27-10。
4.引自蔣為文,〈白話字,囝仔人teh用ê文字〉《語言、認同與去殖民》底背提到,第一本白話字新約聖經《咱的救世主耶穌基督的新約》在1873年出版;舊約聖經《舊約的聖經》在1884年出版。台南:國立成功大學,2005,頁58。
5.《現代客語聖經譯本》,聖經公會出版,1993。
6.梁淑慧,《台語新約聖經三種版本的台灣社會實況化研究》,國立新竹師範學院台灣語言與語文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4.1,頁5。
7.本論文研究ke語音變化,以觀察羅馬字為主,漢字為輔助說明。
8.徐碧霞,《台灣戰後客語詩研究》,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碩士班,2005.6,頁70-94。
9.語音包括聲韻調三類,引自古國順主編,《台灣客語概論》,台北:五南出版,2005.7,頁149。
10.維基百科〈汕頭〉。
11.侯國隆先生根據縣地方志辦公室填報之數字,廣東省全省79個縣(市)包括不帶縣ke東莞、中山兩市lâu潮州(市),查有客家人居住ke縣(市)72 ke,它têu係:

廣東市 花縣、增城、從化、番禹
深圳市 寶安
珠海市 斗門
佛山市 南海、三水、高明
江門市 臺山、新會、恩平、開平、鶴山
汕頭市 普寧、揭揚、揭西、潮州市、饒平、惠來、潮陽
湛江市 廉將、海康
茂名市 信宜、化州、電白
紹關市 仁化、乳源、南雄、曲江、樂昌、翁源、新豐、始興
肇慶市 四會、封開、德慶、新興、懷集、雲浮、鬱南、廣寧、高要、羅定
惠州市 龍門、博羅、惠東、惠陽
汕尾市 陸河、陸豐、海豐
河源市 和平、龍川、紫金、連平
梅州市 梅縣、興寧、五華、大埔、平遠、蕉嶺、豐順
清遠市 佛岡、連縣、連山、英德、連南、陽山
陽江市 陽春、陽西
12. 史文森編,《教會增長之鑰》,台北:台灣教會促進會,1982,頁16。
13.古國順主編,《台灣客語概論》,台北:五南出版,2005,頁36-38。
14.張妙娟,〈從廈門到臺灣─英國長老教會海外傳教事業之拓展〉,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2001,頁40~45。
15.台灣客語腔調分成四縣、海陸、大埔、饒平、詔安等五大腔調,m̀-ku聖經公會ke內部考量,決定先翻譯以四縣腔為主ke客語聖經。參考邱善雄牧師口述訪談稿。
16.引自彭德修牧師口述訪談稿。
17.客家話係一種單音節語言,通常一個漢字就係一個音節,逐個音節又包括聲母、韻母lâu聲調三項,比論:光:kong,k就係聲母,ong為韻母,聲調1聲。引自古國順主編,《台灣客語概論》,台北:五南出版社,2005,頁118。
18.關於客語母音,詳見邱善雄主編,《台灣客家話羅馬拼音基本教材》,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客家宣教委員會出版,1995。
19.有關台灣客家話ke發音,詳見鍾榮富,《台灣客家語音導論》,台北:五南出版,2004,頁55~80。
20.台語ke第5聲調號,例如â,â在客語係屬於第1聲,由於客語第1聲ke念法等同於台語第5聲,tsang係數字名稱上無相同,念法並無差異;為了避免台語lâu客語念法ke混淆,本論文ke數字調號寫法係以台語思維,例如論文裏提到nyen5→ngièn,5 lâu 3係台語ke數字調號,在客語上係分屬第1聲lâu第2聲,m̀-ku,轉換數字調號變成符號調號之後ke結果相同,án-ngiòng做法係因為目前無客語數字調號轉換符號調號ke工具,只好使用台語工具。換句話說,為了比較方便,客語聲調數字順序沒照客語,係照台語Holo聲調順序。
21. Ho-lo讀音lâu原音在聲調表現上係無相同,因為ho-lo在讀、念時會產生變調情形,像2聲變1聲,hué tshia→hue tshia(火車),關於ho-lo變調,詳見姚正道編著,《台語發音入門》,台南:新樓書房,1998年8月初版,2002年10月3刷,頁18-27。
22.kìnn ke nn係代表鼻音,因為台語文字電腦輸入軟體ke程式設定,需要打nn正做得顯示鼻音記號n,像kìⁿ;詳情見台語信望愛網站http://taigu.fhl.net/的Taiwanese Package,簡稱TP。
23.參考自台文/華文線頂字典
http://203.64.42.21/iug/Ungian/suannting/tsil/Taihua.asp
24.切音字母係(台語有h)p、t、k結尾,詳見邱善雄主編,《台灣客家話羅馬拼音基本教材》,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客家宣教委員會出版,1995,頁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