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學術論談》

| | | 轉寄

〈姜紹祖抗日歌〉再考訂—兼論日治初期台灣民眾ke歷史意識

一、前言

〈姜紹祖抗日歌〉係一首用乙未抗日為背景ke「傳仔」,liá-ke「傳仔」就像Ho-lo話底背ke「歌仔冊」,大部分係讀書人來創作修改,嚴格定義來看無屬於民間文學,tiên-tó係作家文學;因為「傳仔」ke作家身份一般來講不詳,造成它pûn人誤認為民間文學ke原因之一。

事實上,1895年對台灣來講,係面臨極大轉變ke時間點,清朝政府因為甲午戰爭ke對日戰敗,除thet賠錢,還需要割讓領土。日本從明治維新運動以來,對外發展變成當局重要ke軍事政策,ku-só鄰近ke朝鮮、台灣係日本密切關心對象;甲午戰爭ke結果,清廷選擇割遼東半島lâu台灣pûn日本,前者在各國列強利益lâu干預下,日本有sit-pá讓步,後者因為馬關條約ke正式簽訂,台灣變成日本ke殖民領土。

從歷史記載來論,清廷治理台灣212年(1683~1895),長期對台採取消極手段,將台灣看做蠻荒之地,直到牡丹社事件後,tsang將態度轉向積極,m̀-ku清政府ke衰弱國力,根本無法度lâu日本抗衡。客觀來看,日本取得台灣ke過程,在法條上有所根據,還有《台灣民主國》講到,「馬關條約第五條規定:『俟本約批准互換了後,兩國應各派官員兩名以上為劃定疆界共同委員,就地踏勘,確定劃界。(1) 」(黃昭堂﹝著﹞,廖為智﹝譯﹞,2006),所以1895年ke馬關條約pûn台灣ke割讓變成無法度改變ke事實;雖然台灣本地不斷有風聲講割讓ke消息,m̀-ku並無得到確實ke證明,當唐景崧向清廷詢問,tiên-tó換來朝廷刻意隱瞞,(2)ku-só台人對於日人來台看做一種敵對關係,各地人民十分煩惱,還加上排斥異族心理,有部份士紳階級號召有志之士來抗日,liá段期間就係歷史上稱做ke「乙未抗日」。

其實文壇上用乙未抗日來做背景寫成ke詩作tshin多,liá-têu作品紀錄在各種史料或文人作品底背;根據王淳純《馬關割臺與乙未抗日之詩壇評議研究》(3)lâu廖漢臣〈甲午之役在文壇上的反應〉(4)ke研究發現,唐景崧、丘逢甲、劉永福、洪棄生等士紳階級ke詩作在文學層面出現tshin多;tiên-tó,像姜紹祖等中下階層將領在乙未抗日過程,貢獻lâu歷史上ke評價高過上述講到ke士紳,m̀-ku在文學方面,ke-têu中下階層將領無得應有ke肯定。

文學作品背後時常隱藏tshin多歷史元素,同時生動表現出當時情境,還加上前段講到ke小人物容易受到忽略,在liá-têu原因之下,成為本文選擇用〈姜紹祖抗日歌〉來研究當時庶民ke遭遇lâu歷史意識,雖然歌本係文人寫ke, m̀-ku係站在台灣民眾ke立場發言。〈姜紹祖抗日歌〉全文用姜紹祖為軸心,支線夾雜tshin多有關當時ke重要消息,比喻講包括新竹淪陷ke過程lâu史料上時常pûn人忽略ke細人物,確時值得好好深入研究。

因為邱春美女士已經對〈姜紹祖抗日歌〉ke文本做過分析,她重點放在兩大部份:一係語言文字ke分析,二係文本ke描寫技巧。前者將文本內部ke錯字、別字、簡字、造字舉例出來,還有詞彙特色、用韻形式、段落大意方面來解釋清楚;後者係整理關於文本ke豐富美學技巧。

Ku-só本篇論文根據邱春美女士ke研究成果做基礎,繼續進一步探討;本文依照邱春美客家〈姜紹祖抗日歌〉探析底背提供ke甲乙兩版本(5)作為研究藍本,歸納甲乙兩文本ke用字有mak-ke無相同?現今ke客語詞彙做得尋出lâu甲乙兩版本相對照ke字無?還有,語句間ke漏字做得推測出最接近意思ke字無?最尾進一步整理出一份完整版ke抗日歌。因為邱春美女士ke論文重點放在「文學性」ke分析,本論文除thet再考訂〈姜紹祖抗日歌〉之外,還有針對「歷史性」層面來分析,目標係超越文學語言ke價值,將文本底背ke歷史事蹟做一番考訂。Ku-só〈姜紹祖抗日歌〉中ke抗日事蹟,底肚講到ke人名係m̀係lâu史料記載符合?lâu官方ke文獻紀錄係m̀係產生出入?內容係m̀係反映出當時台灣民眾ke歷史意識?以上就係本論文要處理ke課題。

二、版本之間ke文本詞彙考訂

因為〈姜紹祖抗日歌〉kuî首係文人用客話創作,客話有音無漢字ke狀況tshin多,ku-só在書面化過程,必須借用其他文字來代替;在liá種情況之下,文人時常發生利用詞彙之間彼此發音相近ke性質,來達成借字目的。

邱春美〈客家姜紹祖抗日歌探析〉底背已經有舉出部份實例,所以本段分析重點放在分析kuî首〈姜紹祖抗日歌〉;本論文係用甲版本為主,乙版本為輔;乙版本在用字無相同ke地方用( )代表;關於漏字ke訂正補遺準備用[ ]表示;另外漏句無從考證就用{ }表示;客家委員會頒布ke現用字或相像詞係使用「 」;另外畫底線ˍ就係兩版本之間,在無相同用字ke情況下本文支持ke用法;在下背行次方面,第一行係甲版本,第二行係乙版本,將兩版本ke差異詞彙一一列出比較、解釋,最尾目標在附錄部份整理出一份考訂版ke〈姜紹祖抗日歌〉,pûn m̀識客語ke人士也做得看,並瞭解其中涵意。

第一段
自從鄭王開台灣 開平台灣己百年 鄭王交過清朝官 管下子民千千萬
「(幾)」 (萬萬千)
丟下閑文休要唱 且唱台灣人受難 六十甲子轉了轉 轉到光緒乙未年
(休文閑) (民)
乙未年來就反亂 日本就來爭台灣 日本住在東洋府 就來基隆港口邊
(叛亂 日洋) (日洋)
清朝撥有唐道別 撥出兵馬兩三千 撥有三千湖南兵 皮就扶人骨扶番
(海札營) (河南三千個)
不久唐道生奸計 想帶庫銀轉唐山 不覺唐道就走去 兵馬無主就著散
王[銀]
有人就講唐道走 有人就講轉番邦 唐道走了兵知慘 湖南知死正可連
(講轉唐山去) (又講回番邦) (河南)
搶有金銀多歡喜 歡歡喜喜笑連連 丁時走入衙內去 搶有庫銀千千萬
(丁時走入衙內去 搶有錢銀萬萬千 搶有庫銀多歡喜 歡歡嘻嘻笑連連)
三千湖南就商議 大家商議來扶番 得見番官「合議」約 湖南包打竹塹城
(河南) (合里) (河南)
若然竹塹打得頗 番官賞銀七百兩 不唱三千湖南兵 回文又唱台北人
(若得)「(破)」 (七百萬) (河南兵) (台灣人)
台灣頭人聞知道 通傳約速兵傳便 即時傳透義民勇 團便[兵]馬有己千
(傳透約來兵團便) (己仟)
聞知湖南兵馬到 男婦老幼都著驚 不覺四月拾八日 湖南來到竹塹城
(河南兵來到) (十八)(河南到來)
義民兵勇來對陣 殺死湖南有己千 三千湖南都殺盡 長無五百轉唐山
(義民兵馬) (河南) (河南) (春有)

第二段
不唱三千湖南兵 又唱東洋日本番 日本來到基隆港 漸在基隆港口邊
(河南兵) (東方日洋人 日洋) (雞隆港) (雞隆)
來到基隆殺壹陣 殺死一個陳統領 台北子民紛紛亂 紛紛著驚日本番
(一) (亂驚日洋人)
紳士就去請番來 番官不敢進入城 台北子民來約議 今日大家來降番
(台北子民就約議 今日大家來降番 紳士就來請番官 番官不敢進入城)
紳士就奔番官擋 三十塹有船頭邊 就請番官進府城 日后子民就知慘
(台北紳士來保耽 漸來到得府城邊 不久進入府城內 台北子民就悽慘)
下頭不知上頭事 聽有多「少」人閒言 聽有三件悽之事 姦人妻女人上冤
(多小) (多小「悽慘事」強人妻子人上冤)
姦人妻女逞勢惡 丈夫捉見看眼前 紅花嫩女愛捉去 秀才公名轉唐山
(強人妻子又過惡 不怕丈夫在眼前 女子) 「(功名)」
聽有三件悽慘事 大家約速兵團便 你係正命青氣子介 正命青氣子這樣行
(天子命) (天子)
高毛竹塹陳貴舍 跪膝投降去請番 今日番官來安民 通城百姓盡安然
(落膝頭降) (不久請來到竹塹 滿城子民嘻歡歡)
不似番[官]到枋寮 廣東義民不降番 廣東子民來商議 商議金膽同佢 戰
(不久番官) (義民) 「(合膽)」
三丁抽壹五抽貳 單丁獨子也著行 不唱子民來商議 回文又唱大隘人
(一 二) ([商]論來) (講)

第三段
北埔有個姜紹租 紹租頭家姜統領 就團五百義民勇 五百[兵]馬敢字營
(介)(主 主)
點便兵[馬]就起身 去同日本來交戰 壹程來到犁頭嘴 兵[馬]紮在犁頭山
(就興兵) (日洋) (一程去到犁頭嘴)
五月初一對一陣 番頭犀刂倒馬又牽 殺到番頭多歡喜 歡歡喜喜笑連連
(閏五月初二對到陣 番官殺死馬又牽 殺死)
今日得勝回轉營 滿街老幼盡來迎 紹「祖」騎馬新埔過 男婦老幼說一篇
(主)
盡忠為國天子少 少年老成係難見 眾街殷戶賈銀兩 紅綾拔甲又出戰
(天下少) (老神) (服戶)
己多人來對番陣 看陣之人有己千 四陣犀刂來贏一陣 三陣都係番殺贏
(愈多人) (「殺」到) (五陣六陣)
[兵]馬打死四五拾 番[兵]趕來兵充散 己多充散回轉屋 也有充散杭在山
(兵重散 己多重散) (重散抗在山)
看見日本就燒屋 茅屋瓦舍盡出煙 樓台官廟盡放火 金銀谷石盡燒完
(日洋)
三歲孩兒都著走 八十公公也著行 己多家人并婦女 實在想起真悽慘
(都) (男人) (實際) (可連)
不唱日本燒屋事 又唱安平胡統領 誤了己多英雄漢 拆散己多好姻緣
(燒男并燒女)
安平統領胡老錦 老錦統領係忠臣 團有五百義民勇 就來團便一營兵
壹營兵正狼如虎 五百「清兵」得驚人 {缺            }
(一營 親兵得番驚) 閏五月初八對番陣 殺死日洋己百兵
{缺                            }
(殺到日洋開聲哭 開聲大哭淚連連 日洋兵馬如水樣 看來厲害得人驚)
「淚漣漣」
{ 缺 }前無救兵后無糧 安身不得就著散 樓台屋棟都打歪
(門樓屋棟都打壞 安身不得就著散 前無救兵后 無糧 團兵不得著散營)
胡錦統領知可憐 兵馬充散回轉身 胡錦統領就起身 行一程來又一程
不覺行來入山林 走入山林來逃難 搭間茅屋得安身{缺 }
(漸) (山中一座方茅屋)
{缺 }
孤單獨身受難辛{缺 }

第四段
不唱胡錦入山去 又說三洽湧肚人 三洽湧肚犀刂一陣 殺死日本己百兵
「(殺)」(殺得日洋)
殺到日本叫悽慘 開聲啼哭走無亭 三洽湧肚人高強 算來就是有名人
(殺得日洋喊悽慘) 「(走無停)」
不覺三洽湧營破 北埔悽慘又來臨 本然有個傅協台 說出[就]有千萬兵
(下縣大官傅協台)
又說四千海超岸 何[濃]滑血 又來臨 真情正有四五百 威風凜凜驚到人
(海起岸 蚵濃蚵血來騙人) (來有) (得驚人)
來到北埔歇一夜 男婦老幼喜歡心 大家盡望大兵到 歡歡喜喜笑吟吟
(歡歡) (都) (嘻嘻笑吟連)
今日德有大兵到 大兵到來各安身 協台點兵就起身 去到員山就發兵
(得倒 ) (就) (一) (點兵)
協台就對娘德說 娘德聽我說言因 新竹日本有己多 從頭對我說分明
(即對娘來說 娘娘) (日洋)
姓林娘德來說出 大人聽我說言因 真情正有二三百 協台聽我說知情
(娘得來說明) (聽得就)
協台就對「紹祖」說「紹祖」聽我說言因 就喊紹祖「攻」新竹 紹祖即時就引程
(紹主) (紹主) (紹主功) (領命)
科派眾庄打甜粄 就做乾糧愛出陣 眾庄甜粄都打好 就問挑夫己多人
(做兵糧功竹塹城) (就叫擔工)
壹程挑到金山面 挑落山水廟內停 觀音廟內滿屋間 看來甜粄己萬斤
(一 擔到) (放在) (裡巷 仙水廟)
五月拾八開場戰 大家興兵就出陣 協台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言因
(又五月十八就交戰 興兵出營就接陣) (紹主)
你去新竹「攻」東門 我來攻打南門廷 紹祖即時來點兵 點便兵馬就行程
(功) (就來功) (紹主)(就)
紹祖路上分兵去 又來遇著朱母親 心中就怕義民爺 只怕義民來顯身
(兵馬路上吩吩去 ) (諸) (心想就是)
統領眾兵都不信 即時起兵就行程 一程進入學獅屋 學獅屋內札營停
(福山屋 福山厝內札營廷)
學獅屋內攻大[兵] 大[兵]攻來得驚人 大[兵]攻來如雷響 南門協台就知情
(福山) (放落得人驚 ) (放炮如雷樣)
東門擺來南門發 南門發[炮]打番兵 番兵即時來趕出 趕到南門殺一陣
(打來) (開炮) (就)
番兵去到十八尖 炮首打死就收兵 五面「清兵」急如箭 協台兵馬就退陣
「(炮手)」 (數百親兵急如走)
一陣退到娘德營 營頭孔死 不敢行 協台算來不係人 救兵不門害死人
(娘得) (叨擋又來臨)
丟別紹祖東門去 孤單獨自一營兵 一營兵馬結死戰 四門八路無救兵
(紹主東門外) (人) 「(決死戰)」
卯時戰到申時分 花炮「攻」來得驚人 樓檯棟柱都打歪 一營兵馬難安身
(未時) (功) (屋棟 打壞)
一營兵馬不得出 番官圍困難奪身 紹祖說得真悽慘 大家眾兵淚淋淋
(包圍難出身 紹主講得是) (眾兵歎息淚連連)
眾兵即時來跪下 大人今日仰班形 眾兵「即時」開口說 大家來漸降番官
(就充散 ) (登時){缺 }
(紹主統領心中想 無奈順情著順情 又無白布寫降旗 心想白衫有一領 )
{缺 }即時降旗就寫好 無人敢插出門廷
(白衫捨破 寫降旗 降旗就寫降番官)
有個清兵楊阿品 算來就係大忠臣 楊品插旗大門外 丁時打死在門廷
(有介親兵) (都是盡忠臣) (打死阿品大門廷)
日本即時來看見 看見白旗降我身 番兵即時近前來 兵馬「來到」笑吟吟
(洋人登時就前看 白旗降我是真情) (前看來 近前看倒笑連連)
統領家兵來跪下 不知他要仰班形 即時兩人綑一格 「紹祖」眾兵真可憐
(眾兵) (俚受) (捉共索 紹主)
登時捉有千餘外 兵梆 牽扯出門停 紹祖統領也捉去 番兵押等共一身
(百) (指捨出「門廷」 紹主) (押出拷打共一陣)
統領柳出來亂打 不分坐日打一身 一程押到東門城 入到城內武營亭
(邦出 來拷打 即時個個) (一下) (入) (竹塹)「(停)」
番官即時來看見 看見歡喜笑吟吟 番官登時 開聲罵 今日土匪死歸陰
(近前) (登時看見笑連連) (就時開口說)
開聲大罵「姜紹祖」 搶有土匪千萬兵 不知「紹祖」有捉到個個都是「一般形」
(聞名大隘姜紹主 團有土匪數百千) (紹主) (一班形)
即時交入三快館 眾兵啼哭淚淋淋{缺 }
(捉入) (淚連連 眾兵啼哭又未了 紹主啼哭又來臨)
「紹祖」啼哭開口說 今日性命定歸陰 我今一命身定死 丟別娘親在家廷
(紹主) (身又死)
娘親知我肝腸斷 定然愁切[我]一人 我知娘親愁切大 恐怕愁壞我娘親
(知時) (又愁又切我子身) (娘身)
又來丟別賢妻子 誤了青春賢妻身{缺 }
(又來誤了賢妻身 賢妻不使 來愁切 不使愁切係夫身)
閻王註定講不得 尺頭算來都行盡 娘親妻子難見面 千思萬想亦閒情
(想)
我為清朝崗山死 死到陰司做忠臣 一來為著大曲字 二來不敢逆眾人
(因) (誤了自己鐵忠臣) (因謂 大典事)
李陵誤入單子國 幹想回家亦閒情 我今境遇亦如此 命中早之註分明
(另想歸家也閒情 我今幹想亦如想) (閻王)
丟別娘親并妻子 一家大小都可憐 不唱紹祖自己嘆 又唱共營毒心人
(老少實可憐 紹祖自嘆都未了)
{缺 }阿油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言因
(你正有個蕭阿油 算來都係毒心人 蕭油便對紹主) (紹主)
不如今日吞金死 留得全屍你一人 「紹祖」即時回言道 你今說出係真情
(紹主) (你)(一個人)(紹主就來) (算來是)
壞人有個蕭阿油 算來就是起毒心 又無毒藥來食死 就係愛死仰班形
{缺 }
蕭油隨口就答應 大人聽我說言因 我今身上來撿出 還有多少阿片清
(紹主 ) (登時就) (我今撿出)
阿油拿出「紹祖」接 「紹祖」接到淚淋淋 千思萬想無計較 不如捨命不做人
(蕭油)(紹主) (紹主) (淚漣漣) (盡心)
閻王註定三更死 定不留人到五更 手拿煙清來吞下 登時死去命歸陰
(留到五更辰) (丁時死了)
好得紹祖死得快 北埔街庄火燒盡 不唱「紹祖」身死事 又唱竹塹城內人
{缺 } (紹主盡忠臣) (眾城人)
聽知「紹祖」番捉去 城內有人講知音 「紹祖」捉入三快館 城中有人起歡心
(紹主) (走 眾城傳信亂無停 紹主) (眾城行稟愛領[承])
{缺 }
(就喊人去館內看 尋得紹主頭家人 紹主乳名姜阿韞 算來日洋又聽真)
「紹祖」
{缺 }
(尋得之人來吩附 吩咐喊人要小心 尋看之人忙去看 一程行到館內廷)
{缺 }
(東館行到西館轉 尋來不見阿韞身 館內眾人連聲應 死去不知係韞身 )
{缺 }
(尋著之人回言道 紹主 頭家死歸陰 眾兵之人多嘆切 誤死頭家一個人)
{缺 }
(不唱眾兵多愁切 又唱紹祖家內情 好在紹祖番捉去 莫來竹塹變灰塵)

第五段
不唱紹祖情油事 回文又唱黃學獅 學獅都係紹祖害 壹堂屋拾變灰塵
{缺 }
屋捨 二十有餘間 並無一間可安身 借人屋舍來暫住 被[人]害死淚淋淋
{缺 }
隘口一個人來報 傳來口信報知音 就講紹祖番捉去 急急愛請護救兵
(投)(一刻來信報知文 就報紹主番捉倒)
「紹祖」母親身姓宋 陳氏就係妻子身 宋氏娘親就聽見 兩腳即時走無廷
(紹主) (無兼地泥塵)
即請兵馬走護救 「護救」無人敢行程 宋氏娘親心中想 今無救兵仰班形
(付救) (救主我兒身)
宋氏許人銀兩百 誰人去救我兒身 現發白銀一百圓 無人行前敢領承
(現賞白銀一百兩 無人行前來領承 若得我兒救得轉 另賞一百就對清)
宋氏許銀去亦無 自己親去看分明 就請轎夫人二個 即時上轎就起身
(想起無計較) (親身) (三個人)
轎夫行程急如箭 不覺就到樹杞林 到了樹杞林就問 轎夫即時就行程
(覺時) (去到樹林開口問)
一程去到托盤山 「護救」人馬轉回身 「護救」人馬相逢問 即時下轎問言因
(付救兵馬) (付救兵馬) (問及我兒在那停)
紹祖出陣事如何 從頭一二說分明 救兵人馬回言道 頭家娘娘聽言因
(如今 若)
番兵團之來圍住 捉得人馬有己陣 「紹祖」同兵亦捉去 捉得一陣百餘人
(團團圍處來摶捆 捉去人馬又一陣 統領一人也捉去 又捉人馬一陣人)
頭家娘娘就聽見 搥胸氣死不知人 我兒今日番捉去 捨命愿死不做人
(問詳細 撞胸失氣倒地泥 我個子兒) (愛死)
眾人即時來解勸 頭家娘娘且放心 又喊娘娘不使去 就係愛去也閒情
(眾兵 前) (你) (不過心)
{缺 } 定然去到看[不]「到」 番兵殺人總是真
(頭家主娘心放開 放開心腸莫淚忙 若係愛去看不倒 黃昏暗里看不真)
大家同半 回身轉 登時 上轎放回身 一程轉到大窩崎 遇著一個亂話人
(相勸)
就說「紹祖」番[捉]了 頭家娘娘淚沉沉 一路行來一路叫 一路啼哭轉家庭
(就講紹主 (祖娘淚淋淋)
一到門前就下轎 登時 入到廳堂心 「紹祖」妻子來接見 一家啼哭淚淋淋
(丁時)(廳中心 紹主)
不知身在不知人 一家愁切掛在心 不唱姜家愁切事 又唱「紹祖」官下兵
(身邊在) (在心頭) (紹主)
官下眾兵番捉去 捉到竹塹受苦辛 睡到三更偷走出 走出亦有己十人
(出)
一程走出回身轉 爺娘接見喜歡歡 亦有無出自縊死 亦有[定]死命歸陰
(一陣) (也有)(來自盡 也有[定]死受苦辛)
[亦]死眾兵且不唱 不唱眾兵受苦辛 不久頭毛來剪了 剪了恰似日本兵
(都) (不留)(都) (日洋番)

第六段
不唱眾兵受難事 又唱家中爺娘身 爺娘妻子叫回轉 登時啼哭淚淋淋
(剪頭毛) (眾兵爺娘身) (就聽見) (大家)
己多爺娘掛念子 己多妻子叫夫身 誤了英雄千千萬 己多賢妹叫婚姻
(收)
北埔有個何石妹 十八年唐少年人 [我]個情哥楊阿旺 算來就係化戲人
(年庚十八少年身) (就是出頭 人)
[我]個情哥為營官 前扶後擁甚驚人 聞知哥子番捉去 登時啼哭淚淋淋
(得) (聽知情哥) (當時)
頭不梳來粉不抹 頭髮己散不像人 不久又聽情哥死 登時 啼哭淚淋淋
{缺 }
可憐情哥冤枉死 丟別奴奴一個人 哭得情哥情切切 情切兩事不知人
(涯今仰班形 叫得)
赤肉兼身情難捨 誰知拆散我婚姻 心想情哥為夫婦 誰知奴奴命不成
(仰知夫婦命不長)
出門吩咐千班話 言語說出動人心 貪想庫銀千千萬 [誰]知無命見我身
(千般話) (痛我心 都想串錢 千百萬) (不見人)
你今死在竹塹內 黃金磊棟亦閒情 大家愁切都[不]過 庄庄驚走己多人
(係今屍死在竹塹) (也)
大人細子都著走 三寸金蓮走路程 衣衫破蓆就挑走 己多谷石挑不盡
(都著行 己多谷石擔不盡 衫褲被帳要擔行)
粗家硬火盡不愛 千萬人走入山林 有錢變為乞食樣 貧富都是一樣形
(「硬伙」都) (富家變似) (一般仝)
乞食羅漢都著走 八十公公走路程 八十公公開口說 自開台灣無自情
(都著行) (開言說) (無幹般)
咸豐有年漳泉反 無看人人入山林 驚走兩事講不盡 又唱「紹祖」統領身
(咸豐三年反[亂]聞) (走入山) (紹主姜統領)
有人就講身還在 有人就講死歸陰 竹塹有個陳燕輝 擔筍賣奔日本番
(都說人完生) (又講)
通城事實[都]知道 買賣番兵亦知情 北埔人看來捉到 即時捉入三快館
(眾城失事) (也) (就捉去) (館內庭)
「掌館」之人來跟問 就來跟問燕輝身 你今照真來說出 從頭一二說分明
(長館) (就) (燕輝人) (照實)
姓陳燕輝將言說 眾兵你且聽言因 捉去人兵七十二 「紹祖」死去係真情
(來說出 眾位) (紹主死別命歸陰)
蕭油拿煙來食死 又無棺木殯葬身 「掌館」之人跟問盡 從頭一二都知音
(那片去) (并葬身)(長館) (都)
掌館之人就去問 去報頭家娘娘身 真情就講「紹祖」死 「紹祖」妻子就聽真
(無館) (阿清) (紹主) (紹主) 聽言因
登時啼哭淚淋淋 兩眼啼哭淚淋淋 天地戲人戲到底 仰班幹戲奴奴身
(丁時 雙淚流) (仰般 來虧娘娘身)
錢銀使盡谷食完 親生我兒命歸陰 娘親啼哭又未了 媳婦啼哭又來臨
(使得吞食完) (我子) (噪哭)
「紹組」妻子開聲叫 開聲叫夫說言因 虧了我夫冤枉死 仰班我夫命不成
(紹主) (仰般)
出門[囑]盡千萬話 對陣之時要小心 你今一命竹塹死 丟別奴奴靠何人
(我夫千囑咐 挾陣我夫妻小心) (娘親靠誰人)
死了我夫真冤枉 又無棺木殯葬身 娘親聽見媳婦說 雪上加霜又來臨
(夫君) (斂葬身) (聽得)
看見媳婦淋淋[哭] 加霜加雪又來臨 想看我兒肝腸斷 翻去翻轉叫沉沉
(聽得 啼哭哭 (實可憐 想起我子) (潘天潘地 淚淋淋)
我今捨命也來死 閻王安下尋子身 若得我兒相見面 死到黃泉也甘心
(來去死) (歲下) (我子來相見 死去)
搥胸叫得情切切 登時 愁切不知人 不唱母親愁切事 媳婦又來勸娘親
(大聲叫得情切切 丁時失肺) (娘親) (又唱主妻痛娘親)
大個媳婦來解勸 細個媳婦又來臨{缺 }
(勸化) (一家大小都勸化 紹主 妻子聽言因 )
就喊娘親你莫愁 娘親你愛放開心 娘親一人愁切壞{缺 }
(可喊你娘愁莫切 喊娘你愛放開心 千愁萬切都不輕 莫來愁壞老娘親)
丟別奴奴仰般形 又無夫君又無母 丟別娘婦靠誰人
(娘親一人愁切死) (媳婦) (夫來) (何人)
媳婦勸母肝腸斷 母聽媳婦兩[淚]淋 娘親日夜心中想 難有媳婦幹賢人
(兩淚淋) (肚裡) (誰)
自己愁夫真無奈 又來勸我老年人 三更勸母四更盡 娘親你去轉間眠
(甘願)(老娘身) (勸到)
娘親就聽媳婦勸 移步回轉入房廷 不唱娘親轉間內 又說「紹祖」妻子身
(娘主) (對) (回身轉回庭) (主娘回房去 又唱紹主)
丁時回轉間房 去 深房叫母[淚]淋淋 細聲不敢大聲哭 又驚娘親來聽真
(間房叫夫淚淋淋 又來) (又怕)
想到母親愁切大 又怕操醒老大人 想起夫君雙淚[流] 自己暗切真可憐
(想起娘親) ([吵] 娘身) (身又死)
自己愁切自己解 移步清身上床眠 床上睡目常得夢 夢見我夫轉家庭
(就來床上眠) (得夢君) (間庭)
夢見我夫床上睡 醒來不見夫影身 登時啼哭來道嘆 細聲啼哭叫夫身
(醒眼看見無一人) (來自嘆) (我)
當初夫君思情重 今日丟別我一人 只望夫君同偕老 誰知今日拆散情
(當時夫妻恩深重) (一身 夫妻兩人來分別 今日拆散夫妻情)
千思萬想難得過 戲了我夫一生人
{缺 }
{缺 }

第七段
不唱「紹祖」妻子嘆 又唱北埔一段情 北埔頭人議約速 登時紮營又請兵
(紹主妻道嘆) (人) (又約議 丁時約議)
請有五百義民勇 五百兵馬甚驚人 營頭「紮」在水仙崙 五百義民打番兵
(兵) (真) (札)(仙水崙) (勇兵)
中港頭价天兵紮 不得成轉一營兵 不唱大隘請兵事 回文又唱棟字兵
(「頭份」大兵到)
棟字兵馬即時到 大家看見歡喜心 來到北埔歇一夜 天光就過九芎林
(歡喜笑吟吟)
石頭光領[拼]一陣 日本趕來走無廷 棟營兵馬敗陣走 兵馬殺死七十人
「(崗頂)」 (日洋)「(無停)」 (收陣轉) (打死六七人)
一陣走到大隘肚 害死新埔九芎林 看見新埔火燒盡 茅屋瓦舍變灰塵
(一程) (倒)(九芎人) (害倒番燒屋) (瓦屋化為塵)
看見日本去燒屋 男婦老幼走無廷 樓檯宮廟盡放火 谷石家資都燒盡
{缺 } (庄庄有屋出煙塵)
{缺 }
(街枋 屋舍都燒盡 谷石 物件盡燒空 看見日洋去放火 男婦老幼走無蹤)
新埔殷富蔡興隆 請有兵馬數百人 數百兵馬結死戰 四門八路無救兵
(英) 「(決)」
大隊兵馬即時到 大[炮]打來得驚人 不覺[檯]櫃來打破 兵馬想起難奪身
(肚裡番盡到) (被) (想走難出身)
走入兵馬有多少 殺死兵馬己百人 又唱新埔營頭破 回文且唱九芎林
(走出) (打死) (十人)
日本來有千千萬 算來利害得驚人 番兵來到就放火 放火就燒九芎林
(日洋兵馬) (俐害) (來)
不久娘得營頭破 水仙崙裡就收兵 等到娘得營頭破 [退]到頭份大隊兵
(本日仰得) (退兵 不久營頭就破了)
不覺頭份大兵退 打死一個楊大人 眾街大人番打死 十分慟切大人身
(本日) (到) (子民多痛切) (可憐)
等到娘得營頭破 水仙崙裡就收兵 今日子民多慟切 百姓無福靠誰人
{缺 } (大人番打死)
頭份子民燒驚走 男婦老幼走無廷 番兵去到頭份街 番兵利害得驚人
(盡) (都走盡)
日本兵馬如水樣 安身不得就退兵 大兵退到苗栗縣 番兵燒屋得驚人
(日洋用兵)
{缺 } 日本趕到苗栗縣 苗栗「紮」有千萬兵
頭份街路盡放火 又燒一宮義民亭(日洋走到苗栗去) (札)
日本戰到己十合 花炮打來得驚人 不久大隊番兵到 苗栗大兵都散盡
(日洋合有) (不日) (就走散)
日本就行下縣去 下縣事實不知情 不唱苗栗營頭破 回文又唱大隘人
(日洋)
又來講看大隘肚 大隘庄庄驚番兵 又驚日本燒大隘 又怕屋舍變灰塵
(肚裡) (日洋來放火 恐驚 化為塵)
男婦老幼都著散 亡昏黑暗走路程 庄庄子民都走盡 子民走盡入山林
(走 黃昏暗裡走路塵) (別) (盡走)
一人算來走一路 三股「剩」無一股人 悽慘驚走有兩次 緊想緊真緊可憐
(己 多人走山林內)(春無) (又) (緊走實)
眾老頭人就傳透 傳透大家降番兵 大家講著幹悽慘 無奈順情著順情
(眾庄 都) (想到係)
子民聽得就歡喜 不德無奈就應承 店戶各各押圖記 頭人即時就行稟
(不「得」) (做稟)
稟內圖記就押好 頭人帶景就起身 頭人行稟到新竹 見了支廳番大人
(不知稟文有做好)「帶(緊)」 (就見)
支廳即時開口說 即時起腳就回身{缺 }
(支旗即時來接紙 番官看見喜歡歡 大隘良民盡降我 番官看見笑吟吟)
{缺 } 準你大隘眾良民 頭人聽得多歡喜 即時起腳就回身
(番官即時多歡喜 準佑) (行程)
一程回到大隘肚 店中老幼問無廷 今日降番并有準 老幼不必走路程
(行程) (眾庄) (「無停」) (有降準 降準不使幹可憐)
頭人開口將言說 番兵收稟就領情 大家聽得多樂意 今日準降得安身
(答 降準番官順利情 大家眾人多傳講 今日降準怕大平)

第八段
不唱大家降番兵 又唱台北眾番兵 台北番官總督府 出旨竹塹報知音
(眾兵) (事) (番官人)
捉有土匪人百過 解上台北我番身 支廳接文祥細看 看見文書就知音
(捉出 百余個 ) (界上 看真) 「(詳細)」
館中土匪來放出 登時 放出有一陣 一陣放到火車站 點算七十三個人
(丁時)(一陣人) (放出) (點著)
點完即時上火車 載上台北府內庭 一陣載入火車內 火車丁時就行程
(點了名時) (帶上) (縣衙) (就上) (即時就起身)
庄之老幼都看見 男婦老幼實可憐 一陣載到台北府 台北下車做一陣
(庄庄 來) (都) (帶到)
台北子民多慟切 慟切大隘一營兵 一營兵馬番捉去 可惜統領少年人
(痛切 痛切)(人) (可憐紹主 一個人)
「紹祖」盡忠來扶主 可惜今日命不成 不唱子民多慟切 回文又唱日本兵
(紹主) (可恤) (不長)(番大人)
番兵總督來看見 看見土匪喜歡心 即喊苦力帶入館 眾兵聽見[淚]沉沉
(番官) (怒傷心 又喊差子)(啼哭淚淋淋)
眾兵啼哭來說出 今日大家死歸陰 館內也有關到死 關死也有己十人
(命)(來關死)
不久喊出來擔水 擔水就無幹可憐 又來喊出烳茶食 喊做苦力歸泥塵
(就是)(出來有個)(有個喊來掃地泥 )
番官近前來告稟 告稟良民不使 驚 又問紹祖何方去 紹祖喊出我看真
(近來多口說 口說)(不日總督詳文轉 即時詳文過番邦)
{缺                           }
(我兵捉有善良民 出陣誤捉個上城 今日良民放去轉 放轉歸家去耕田)
{缺                           }
(番王看見多歡喜 及時回文過台灣 即時回文台北府 總督接文就看見)
{缺                           }
(總督看文多歡喜 從頭詳細說一篇 番官即時來吩咐 吩咐就做日洋衫)
{缺                           }
(就拿衣衫眾兵看 眾兵著等笑連連 不日 就放眾兵轉 眾兵歡喜不知天)
{缺                           }
(一人賜有銀十兩 三個小鈸做盤錢 衫上打有總督印 路途日洋不敢攔)
{缺                          }
(一陣轉到大隘肚 眾人接見笑連連 大家開言來問起 算來日洋好心人)
{缺                           }
(係我清王來捉去 斷無性命放回歸 不唱眾兵來放轉 十二月來就過年)
{缺                          }
(高毛下山詹朋材 害到大家真可連 就告大隘三條水 三條水人打甜粄)
{缺                           }
(藏有土匪千千萬 千萬土匪愛打城 番官即時就領紙 番官即時起怒心)
{缺                           }
(番官隨時就開兵 開有兵馬有己千 番官帶兵到大隘 滿路番兵來不盡)
{缺                           }
(登時捉到紹主 母 魂散[飛]天驚多人 又來捉倒紹主妻 紹主妻子淚淋淋)
{缺                           }
(雙親捉到就來問 就問土匪在那裡 又來問著姜紹主 紹主喊出我看真)
二人即時回言道 「紹祖」死去命歸陰 番官答言我不信 番官奴氣恨上心
(雙親登時 紹主 又來怒傷心)
捉去棍子就拷打 二人死去[淚]淋淋 恰似喪家接母舅 二人同跪地中心
(黃藤 來)(主娘 妻子)(孝子)(雙腳跪落)
又來[陳]傳店內問 老幼看著都可憐 店中老皆幼慟切 冤枉頭家娘娘身
(捉去)(看見實)(眾庄齊家多)(枉打  主娘)
錢銀使盡谷食完 單生一子又歸陰 一子死去又且可 今日自己受苦辛
(了 親生)(死別真冤枉)
娘娘可憐又未了 又捉四處有餘人 好人個個都捉去 丁時捉去館內停
(登時)
不唱四處番捉去 又唱眾兵來行稟 紹裡丁時來行稟 又來義著眾街人
(眾庄)(總理即時來做稟) (偠著)
眾街登即 就出結 眾街就喊林桂英 桂英即時就入紙 番官接紙來看真
(眾庄)(出決 眾庄)(登時)(接紙就看真)
看見眾街人出結 就來放出己 十人 頭家娘娘來放出 又放紹租妻子身
(出了結 登時)(紹主娘親就放出) (紹主)
大家放出猶未了 又唱蕭由起毒心 番官捉去又放轉 放轉庄中所害人
(都)(蕭油)(放出 放出)
大家悽慘真無奈 雪上加霜又來臨 又告眾人愛[番官] 番官想起都不信
(眾庄人[愛]番)
登時 又捉蕭阿由 番官就罵大奸臣 番官梆撿來殺死 殺死阿由一個人
(就 蕭阿油)(邦劍就)(一個蕭阿油)
殺死壞人蕭阿由  家庄老幼都歡心 登時蕭由破殺死 阿由害死己 多人
(登時殺死蕭阿油 眾庄老幼就歡心 殺死阿油係壞人 阿油害死)
不唱阿由情由事 又唱下山姓詹人 鵬材害死三條水 過年不得真可憐
(蕭油害死人)(下庄)(朋材害倒)
正月初一[要] 扛麥 [要]做苦力己百人 男婦老幼都去扛 一家無去不容情
(扛炮子  要) (幾)(都著去)
高毛絕代詹鵬材 害死大隘真可憐 日本番官就去捉 捉倒鵬材一個人
(詹朋材 害得)(係)(不日)(朋材)
登時 捉到五份番 番官相細查分明{缺            }
(丁時 新埔去)(細問)(眾街老幼就聽見 聽見朋材 番捉去)
{缺            }男婦老幼開聲罵 就罵「鵬材」大奸臣
眾街老幼來看見 看見真真詹朋材  (朋材)
{缺                           }
(朋材來告三條水 又想新竹做番官 又想竹塹管良民 番官即時就知道)
{缺                           }
(斯時老少罵無亭 就罵朋材害良民 今日奸臣無[除]別 台灣一定大不平)
庄中屋舍火燒了 又來所害眾子民 番官看見高聲罵 鵬材真真不「是」人
{缺            } (聽得) (朋材  不似)
一程去到五份埔 梆簡殺死三個人 奸臣今日都捉去 庄之子民得安身
( 捉到  番官邦劍 就愛殺 愛殺朋材大奸臣 朋材聽得雙流淚)
{缺                           }
(就喊貢爺保我身 貢爺聽得就來保 番官就罵不似人 赫得貢爺心驚怕)
{缺                           }
(將身移步出門庭 番官心中真怒氣 怒氣朋材一個人 今日奸臣無殺別)
{缺                           }
(台灣一定大不平 番官即時就梆劍 殺死朋材一個人 奸臣今日都收別)
{缺                           }
(番官看見笑吟吟 庄庄人民都歡喜)
{缺          }

第九段
微毛末節說不盡 十分造來一分成 借問此書何人造 住在北埔大隘人
(講)(論得何人造此書 就是大隘北埔人)
造出此書大家看 流傳万古 到如今 

( 一本   萬古流傳)    
一想欽差無好死 帶有何南食了米 田地興起來申丈 通番過台來爭地
{缺                           }
二想欽差臺灣王 聖上母舅李鴻章 大小官員[都]放來 文書真透到聖上
{缺                           }
三想欽差害人多 枋橋百万 奈[如]何 聖上不知臺灣事 枋橋文書去[不]到
{缺                           }
四想欽差食錢精 過來台灣碌死人 田地拿來就申丈 奏聖生番[就]開成
{缺                           }
五想欽差真高毛 害死英雄實在多 奏聖開成番歸花 就去聖上道功勞
{缺                           }
六想欽差長尾星 下縣會殺命閑跟 木少黃滿救[性]命 [就]怕帶有你親丁
{缺                           }
七想高毛劉欽差 過來台灣真歪哉  聖上算來愛百姓 放到一介大奸宰
{缺                           }
八想欽差真閑情 錢銀得飽轉回身 聖上庫銀開到了 台灣番業[就]開成
{缺                           }
九想欽差開火車 害死台灣百姓家 風水屋場開到壞 堪得殺頭來番沙
{缺                           }
十想欽差真係僥 錢銀得飽就飛拋 如得座主李鴻章 聖上吊轉愛切偠
{缺     }若得親朋借看著 跟手就愛送完人
{缺            }

上述將每段帶有異議ke用字尋出後互為對照,標注目的係方便不諳客語ke人士閱讀lâu深入瞭解文中意涵,pûn〈姜紹祖抗日歌〉ke精神做得揭露。經由比較成果得知,這首〈姜紹祖抗日歌〉ke詞彙用字習慣如下,藉由音標輔助看出彼此發音ke相似性,同時更可理解為何當時文人會án-ngiòng選擇用字。








(五)、表五:文人本身的筆誤或傳抄過程發生的錯誤
以下ke詞組,透過音標觀察兩字彙彼此在客話讀音上並無相似,再加上kuî個上下文來推敲,猜測係文人本身筆誤或傳抄過程中發生錯誤。



三、文本lâu史實ke考證

(一)、地點:日軍ke登陸地
以往在有têu文學作品中講到日軍登台,地點通常發生在基隆,就連〈姜紹祖抗日歌〉也m̀例外,文本裏清楚寫著「日本來到基隆港 漸在基隆港口邊」。實際上日軍正式登台ke地點位於鼻頭角lâu三貂角之間ke灣澳—澳底(屬台北縣)。其實會造成誤傳原因除thet基隆、澳底ke兩地地理位置因素外,另一原因係自從1860年代以來,台灣開放淡水、雞籠、安平、打狗四口通商,使其成為台灣重要ke對外通道,在知識流傳m̀發達ke時代,文人會猜測日軍選擇基隆港作為登入地點也無須意外;而且基隆港除thet有港灣防禦設備,還有數座砲台,係清國積極治台以後ke重點防衛之地。

(二)、軍隊:湖南兵?河南兵?
文本中提到ke清兵在甲版本係湖南兵,乙版本係河南兵。依據文獻記載,「台灣民主國的成立,當時全台兵力約百餘營,兵員人數共有三萬三千人」;關於當時清兵ke省籍狀況,舉例如下表 :



這têu清兵ke省籍主要係廣東省(粵)、湖南省(湘),並無出現河南省。由此推測湖南兵ke正確性應該會遠勝於河南兵。因為在戰亂期間,局勢相對混亂,導致在募兵過程無法有效紀錄軍人省籍,m̀-ku募兵會有地緣性,所以根據頂高ke資料顯示,河南兵ke成份應該極少,tiên-tó係廣東兵會來更多。

(三)、人物

1、來到基隆殺一陣 殺死一個陳統領 台北子民紛紛亂 紛紛著驚日本番

根據《台灣省通志稿》之〈政事志防戍篇〉(101) 所記載,全台各地ke陳姓統領只有「金包里是陳國柱駐守,瑞芳是副將吳國華,統領胡連勝、包幹臣、陳柱波分兵駐守。」M̀-ku史料並無記載北部有陳姓統領身亡,tiên-tó係北部抗日軍因為無法統整lâu統領間彼此爭功導致節節敗退,最尾選擇棄守,抗日精神無法lâu中南部ke抗日軍相比擬。
舉新竹之例來講:

「挺進至新竹之前,日本軍已遭受到沿途枋寮、大湖口、箕窩庄、楊梅壢的數十或數百住民的抵抗。22日,日本軍輕易地攻下守備軍敗走後的新竹城,但近郊各地的抵抗運動仍在繼續,三日後,也出現過由300住民組成的部隊試圖奪回新竹城之舉。(102) 」
由此可見台北城以南ke義軍,雖然數量m̀多、裝備也m̀完善,m̀-ku他têu ke抗日lâu保家衛國精神遠遠勝過北部清軍。

2、高毛竹塹陳貴舍 跪膝投降去請番 不久請來到竹塹 滿城子民嘻歡歡

關於士紳ke反應,多數傾向lâu日軍談和,尤其當十日總統—唐景崧內渡後,大台北地區狀況更係紛亂,這têu士紳,如:萬華、大稻埕ke李秉均、吳聯元、陳舜臣、陳春生、白其祥、劉廷玉、陳儒林、李春生(103) 基於保護自家財產ke心態,不願見到局勢繼續混亂,最尾派遣辜顯榮前往基隆,迎請日軍入城。

其實在新竹地區名為陳朝綱ke士紳也係傾向談和,依據《新竹縣誌》(104) 記載:「日軍據台,新埔因抗戰,全街被燒毀。朝綱見大勢已去;無力挽回;對日軍表示順從,五分埔得以保全」所以文本出現ke陳貴舍,依照史料推測,lâu陳朝綱最吻合。而且《新竹縣誌》裏講到ke另外一名陳姓士紳係陳信齋,已經在1935年過世,所以相較之下陳朝綱ke可能性相對大增。

3、「胡老錦」?「傅協台」?「楊大人」?
(1)、安平統領胡老錦 老錦統領係忠臣 團有五百義民勇 就來團便一營兵
因為胡嘉猷,又名阿錦,本來係本淡水縣吏,在台北城淪陷後,就打算轉到新竹安平鎮庄協助抗日;在回程途中,「時自台北歸,聞日兵至,閉竹林登礮臺發槍。日兵藐之,聚而環攻。嘉猷率數十人死拒。日兵攀竹跳而入。嘉猷率數人躍而殺之。……敵始駭散,然猶不去……。(105)」由lái看出胡嘉猷並非苟且偷安ke統領。另外胡嘉猷還sṳt率領義軍去幫助徐泰新、鍾石妹、姜紹祖等人(106),所以推測文中ke安平統領「胡老錦」即係胡嘉猷。

(2) 、不覺三洽湧營破 北埔悽慘又來臨 下縣大官傅協台 說出就有千萬兵
文本第四段中ke某部份段落係在敘述姜紹組、傅協台帶領義軍攻打日軍,防禦點即係東門、南門;文獻記載傅德星也lâu姜紹組、吳湯興分別防禦新竹城ke各個城門,文中ke傅協台lâu史料裏ke傅德星兩人ke事蹟係相同,因此做án-ngiòng推測。

(3)、本日頭份大兵到 打死一個楊大人 眾街子民多慟切 十分可憐大人身
王煒煌《乙未抗日運動的構成及其行動》講到,「自楊載雲帶新楚軍紮頭份山上,大小數十戰,日軍不能越香山一步。…乃奮不顧身,直冒礮火,以死殉之。」(107)因為史料紀錄楊再雲 當初係負責駐守頭份,而且之前就已經sṳt聯合吳湯興等反攻新竹,成果失敗;最尾ke頭份一戰,成為楊再雲(108)最後戰役。

4、阿油拿出紹祖接 紹祖接到淚漣漣 千思萬想無計較 不如捨命不做人
姜紹祖成為日軍俘虜之後,由家僕杜姜代他而死, 雖然文獻記載隔日他隨即以鴉片自盡,但並無明顯資料強烈證明為蕭阿油所給予。值得一提ke係,姜紹祖面對日軍ke反應。文中提到姜紹祖當時ke情境係又驚、又哭:如「紹祖啼哭開口說,今日性命定歸陰/紹主啼哭開口說,今日性命定歸陰」。另外,文獻記載姜紹祖在過身前所作ke一首〈自輓〉詩:「邊戍孤軍自一枝,九迴腸斷事可知;男兒應為國家計,豈敢偷生降敵夷。(109) 」,表現ke係不願屈服ke心理,顯然lâu〈姜紹祖抗日歌〉所講ke形象有所差異。

5、高毛絕代詹鵬材 害得大隘真可憐 日本番官就去捉 捉倒鵬材一個人
〈姜紹祖抗日歌〉敘說ke詹鵬材係pûn當時ke新竹居民所看m̀起;實際上,根據《新竹縣志》中記載:

「詹鵬材,字立綱,號搏九,原籍潮州饒平縣,世居芎林 鄉下山。學問淵博,欽加五品銜委用訓導,一般人以「詹老師」通稱他。……日軍初據台灣之時,義民到處抵抗;有不肖之徒,向日軍密告謂詹老師為抗日領袖。日軍得訊搜詹老師家,得年糕數籠,指為抗日之軍糧;於是被逮解至新埔分隊 ,途中於五分埔處被殺。(109) 」

由上述可知,詹鵬材當時係有參與抗日活動,形象不完全如〈姜紹祖抗日歌〉所講ke「高毛」,係因為遭受他人誣陷,向日軍密告他為「抗日領袖」,pûn日軍捕捉後因而斷送生命。

三、 結論

本論文透過對〈姜紹祖抗日歌〉ke分析,深入瞭解甲乙兩文本在用字方面究竟有yit大不同,藉由分析、整理過後,看出文人在用客話創作之際,時常會面臨到有音無字ke狀況,早年只能運用字詞間彼此發音ke相似性來完成借字目的,雖然做得幫助作品完成,同時也暴露缺點,即係往後流通性問題。時至今日,客話流失極為快速,間接也影響〈姜紹祖抗日歌〉ke易讀性,因為全文使用大量ke客話同音字lâu發音相似字,假使不諳客話,恐會lâu文本產生隔閡,當閱讀ke人趨於小眾,文本流失ke可能性就會大增,也在liá-ke原因底下,本文以甲乙兩版本為根基,重新考訂〈姜紹祖抗日歌〉,pûn考訂版ke〈姜紹祖抗日歌〉也做得使m̀識懂客話ke人能夠容易閱讀lâu了解。

〈姜紹祖抗日歌〉ke內容除了將當時新竹地區抗日ke情境模擬出來以外,對於負面形象ke人物也會進行嘲諷;整體來說,〈姜紹祖抗日歌〉反映出日治初期台灣民眾對日本ke種族意識,歌本裏充滿「我族中心主義」ke抗日意識,無近代國家歷史透過學校教育意圖操弄ke痕跡,係一份珍貴ke民眾史底背ke史料。雖然吳密察〈歷史的出現〉 lâu許旭輝〈「歷史」的建構與想像—以「台灣民主國」史事為例〉已經針對庶民階層ke民族意識進行討論,m̀-ku兩篇論文並無使用民間資料作為佐證,〈姜紹祖抗日歌〉做得講係當時為庶民意識發聲ke極佳證據。

另外,〈姜紹祖抗日歌〉記載tshin多生份ke人名,如:陳貴舍、胡老錦、傅協台、楊大人、詹鵬材、蕭阿油、何石妹、陳燕輝等人,部份人名lâu史料對照後已能推敲出來,m̀-ku像蕭阿油、何石妹、陳燕輝這三人,礙於資料ke有限,無法更進一步探討,無定著歷史上真有其人其名,或許tsang係化名,至少文本提供讀者一絲線索,能透過lái歌本瞭解當時ke庶民歷史意識。

附錄:〈姜紹祖抗日歌〉考訂本
第一段
自從鄭王開台灣 開平台灣幾百年 鄭王交過清朝官 管下子民千千萬
丟下閑文休要唱 且唱台灣人受難 六十甲子轉了轉 轉到光緒乙未年
乙未年來就叛亂 日本就來爭台灣 日本住在東洋府 就來基隆港口邊
清朝撥有唐道別 撥出兵馬兩三千 撥有三千湖南兵 皮就扶人骨扶番
不久唐道生奸計 想帶庫銀轉唐山 不覺唐道就走去 兵馬無主就沖散
有人就講唐道走 有人又講回番邦 唐道走了兵知慘 湖南知死正可憐
搶有金銀多歡喜 歡歡喜喜笑連連 即時走入衙內去 搶有庫銀千千萬
三千湖南就商議 大家商議來扶番 得見番官合議約 湖南包打竹塹城
若得竹塹打得破 番官賞銀七百兩 不唱三千湖南兵 回文又唱台北人
台灣頭人聞知道 通傳約速兵傳便 即時傳透義民勇 團便兵馬有幾千
聞知湖南兵馬到 男婦老幼都著驚 不覺四月十八日 湖南來到竹塹城
義民兵馬來對陣 殺死湖南有幾千 三千湖南都殺盡 剩無五百轉唐山


第二段
不唱三千湖南兵 又唱東洋日本番 日本來到基隆港 漸在基隆港口邊
來到基隆殺一陣 殺死一個陳統領 台北子民紛紛亂 紛紛著驚日本番
紳士就去請番來 番官不敢進入城 台北子民來約議 今日大家來降番
台北紳士來擔保 漸來到得府城邊 不久進入府城內 台北子民就悽慘
下頭不知上頭事 聽有多少人閒言 聽有三件悽慘事 姦人妻女人上冤
姦人妻女逞勢惡 丈夫捉見看眼前 紅花嫩女愛捉去 秀才功名轉唐山
聽有三件悽慘事 大家約速兵團便 你係 正命天子命 正命天子這樣行
高毛 竹塹陳貴舍 跪膝投降去請番 不久請來到竹塹 滿城子民嘻歡歡
不久番官到枋寮 廣東義民不降番 廣東義民來商議 商議合膽同佢 戰
三丁抽一五抽二 單丁獨子也著行 不唱子民來商議 回文又唱大隘人

第三段

北埔有個姜紹祖 紹祖頭家姜統領 就團五百義民勇 五百兵馬敢紮營
點便兵馬就起身 去同日本來交戰 一程去到犁頭嘴 兵馬紮在犁頭山
閏五月初二對到陣 番官殺死馬又牽 殺死番頭多歡喜 歡歡喜喜笑連連
今日得勝回轉營 滿街老幼盡來迎 紹祖騎馬新埔過 男婦老幼說一遍
盡忠為國天下少 少年老成係難見 眾街殷戶賞銀兩 紅綾拔甲又出戰
愈多人來對番陣 看陣之人有幾千 四陣殺到贏一陣 三陣都係 番殺贏
兵馬打死四五十 番兵趕來兵沖散 幾多沖散回轉屋 也有沖散杭在山
看見日本就燒屋 茅屋瓦舍盡出煙 樓台官廟盡放火 金銀穀食盡燒完
三歲孩兒都著走 八十公公也著行 幾多男人并婦女 實在想起真可憐
不唱日本燒屋事 又唱安平胡統領 誤了幾多英雄漢 拆散幾多好姻緣
安平統領胡老錦 老錦統領係忠臣 團有五百義民勇 就來團便一營兵
一營兵正狼如虎 五百清兵得驚人 閏五月初八對番陣 殺死日洋幾百兵
殺到日洋開聲哭 開聲大哭淚漣漣 日洋兵馬如水樣 看來厲害得人驚
門樓屋棟都打壞 安身不得就著散 前無救兵後無糧 團兵不得著散營
胡錦統領知可憐 兵馬沖散回轉身 胡錦統領就起身 行一程來又一程
不覺行來入山林 走入山林來逃難 搭間茅屋暫安身 山中一座方茅屋
孤單獨身受難辛 {缺 }

第四段
不唱胡錦入山去 又說三洽湧肚人 三洽湧肚殺一陣 殺死日本幾百兵
殺到日本叫悽慘 開聲啼哭走無停 三洽湧肚人高強 算來就是有名人
不覺三洽湧營破 北埔悽慘又來臨 下縣大官傅協台 說出就有千萬兵
又說四千海起岸 蚵濃滑血 來騙人 真情正有四五百 威風凜凜驚到人
來到北埔歇一夜 男婦老幼喜歡心 大家都望大兵到 歡歡喜喜笑吟吟
今日得到大兵到 大兵到來就安身 協台點兵就起身 一到員山就發兵
協台就對娘德說 娘德聽我說原因 新竹日本有幾多 從頭對我說分明
姓林娘德來說出 大人聽我說原因 真情正有二三百 協台聽得就知情
協台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原因 就喊紹祖攻新竹 紹祖即時就領命
科派眾庄打甜粄 就做乾糧愛出陣 眾庄甜粄都打好 就叫擔工幾多人
一程挑到金山面 放在山水廟內停 觀音廟內滿屋間 看來甜粄幾萬斤
五月十八開場戰 大家興兵就出陣 協台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原因
你去新竹攻東門 我來攻打南門廷 紹祖即時來點兵 點便兵馬就行程
兵馬路上紛紛去 又來遇著諸母親 心中就怕義民爺 只怕義民來顯身
統領眾兵都不信 即時起兵就行程 一程進入福山屋 福山厝內札營廷
福山屋內攻大兵 大兵攻來得人驚 大兵放炮如雷響 南門協台就知情
東門打來南門發 南門開炮打番兵 番兵即時就趕出 趕到南門殺一陣
番兵去到十八尖 炮手打死就收兵 數百清兵急如箭 協台兵馬就退陣
一陣退到娘德營 營頭恐死不敢行 協台算來不係人 救兵不成害死人
丟別紹祖東門去 孤單獨自一營兵 一營兵馬決死戰 四門八路無救兵
卯時戰到申時分 花炮攻來得驚人 樓檯屋棟都打歪 一營兵馬難安身
一營兵馬不得出 番官圍困難脫身 紹祖說得真悽慘 大家眾兵淚淋淋
眾兵即時就沖散 大人今日仰般形 眾兵即時開口說 大家來漸降番官
紹祖統領心中想 無奈順情著順情 又無白布寫降旗 心想白衫有一領
白衫扯破寫降旗 降旗就寫降番官 即時降旗就寫好 無人敢插出門廷
有個清兵楊阿品 算來就係大忠臣 楊品插旗大門外 即時打死在門廷
日本即時來看見 看見白旗降我身 番兵即時近前來 兵馬來到笑吟吟
統領眾兵來跪下 不知他要仰般形 即時兩人綑一格 紹祖眾兵真可憐
即時捉有百餘外 兵綁牽扯出門廷 紹祖統領也捉去 押出拷打共一身
統領綁住來亂打 即時個個打一身 一程押到東門城 入到城內武營停
番官近前來看見 看見歡喜笑吟吟 番官即時開聲罵 今日土匪死歸陰
開聲大罵姜紹祖 團有土匪數百千 不知紹祖有捉到 個個都是一般形
即時捉入三快館 眾兵啼哭淚漣漣 眾兵啼哭又未了 紹祖啼哭又來臨
紹祖啼哭開口說 今日性命定歸陰 我今一命身定死 丟別娘親在家廷
娘親知時肝腸斷 定然愁切我一人 我知娘親愁切大 恐怕愁壞我娘身
又來丟別賢妻子 誤了青春賢妻身 賢妻不使 來愁切 不使愁切係夫身
閻王註定講不得 尺頭算來都行盡 娘親妻子難見面 千思萬想亦閒情
我為清朝崗山死 死到陰司做忠臣 一來因為大典事 二來不敢逆眾人
李陵誤入單子國 另想歸家也閒情 我今境遇亦如此 命中閻王註分明
丟別娘親并妻子 一家老少實可憐 不唱紹祖自己嘆 又唱共營毒心人
你正有個蕭阿油 算來都係毒心人 阿油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原因
不如今日吞金死 留得全屍你一人 紹祖即時回言道 你今說出係真情
壞人有個蕭阿油 算來就是起毒心 又無毒藥來食死 就係愛死仰般形
蕭油隨口就答應 紹祖聽我說原因 我今身上來撿出 還有多少阿片清
阿油拿出紹祖接 紹祖接到淚漣漣 千思萬想無計較 不如捨命不做人
閻王註定三更死 定不留人到五更 手拿煙清來吞下 即時死去命歸陰
好得紹祖死得快 北埔街庄火燒盡 不唱紹祖身死事 又唱竹塹城內人
聽知紹祖番捉去 眾城傳信亂無停 紹祖捉入三快館 城中有人起歡心
就喊人去館內看 尋得紹祖頭家人 紹主乳名姜阿韞 算來日洋又聽真
尋得之人來吩附 吩咐喊人要小心 尋看之人忙去看 一程行到館內廷
東館行到西館轉 尋來不見阿韞身 館內眾人連聲應 死去不知係韞身
尋著之人回言道 紹祖頭家死歸陰 眾兵之人多嘆切 誤死頭家一個人
不唱眾兵多愁切 又唱紹祖家內情 好在紹祖番捉去 莫來竹塹變灰塵

第五段
不唱紹祖情油事 回文又唱黃學獅 學獅都係紹祖害 一堂屋舍變灰塵
屋舍二十有餘間 並無一間可安身 借人屋舍來暫住 被人害死淚淋淋
隘口一個人來報 傳來口信報知音 就講紹祖番捉去 急急愛請護救兵
紹祖母親身姓宋 陳氏就係妻子身 宋氏娘親就聽見 兩腳即時走無停
即請兵馬走護救 護救無人敢行程 宋氏娘親心中想 今無救兵仰般形
宋氏許人銀兩百 誰人去救我兒身 現發白銀一百圓 無人行前敢領承
宋氏想起無計較 自己親去看分明 就請轎夫人二個 即時上轎就起身
轎夫行程急如箭 不覺就到樹杞林 到了樹杞林就問 轎夫即時就行程
一程去到托盤山 護救人馬轉回身 護救人馬相逢問 即時下轎問原因
紹祖出陣事如何 從頭一二說分明 救兵人馬回言道 頭家娘娘聽原因
番兵團團來圍住 捉去人馬又一陣 紹祖同兵亦捉去 捉得一陣百餘人
頭家娘娘問詳細 撞胸失氣倒地泥 我兒今日番捉去 捨命願死不做人
眾兵即時來解勸 頭家娘娘且放心 又喊娘娘不使 去 就係愛去也閒情
頭家主娘心放開 放開心腸莫淚忙 若係愛去看不到 黃昏暗里看不真
大家相勸回身轉 即時上轎放回身 一程轉到大窩崎 遇著一個亂話人
就講紹祖番捉了 頭家娘娘淚淋淋 一路行來一路叫 一路啼哭轉家庭
一到門前就下轎 即時入到廳中心 紹祖妻子來接見 一家啼哭淚淋淋
不知身在不知人 一家愁切掛在心 不唱姜家愁切事 又唱紹祖官下兵
官下眾兵番捉去 捉到竹塹受苦辛 睡到三更偷走出 走出亦有幾十人
一陣走出回身轉 爺娘接見喜歡歡 也有無出來自盡 也有定死命歸陰
亦死眾兵都不唱 不唱眾兵受苦辛 不久頭毛都剪了 剪了恰似日本兵

第六段
不唱眾兵受難事 又唱眾兵爺娘身 爺娘妻子叫回轉 即時大家淚淋淋
幾多爺娘掛念子 幾多妻子叫夫身 誤了英雄千千萬 幾多賢妹叫婚姻
北埔有個何石妹 年庚十八少年身 我個情哥楊阿旺 算來就係出頭 人
我個情哥為營官 前扶後擁甚驚人 聞知情哥番捉去 當時啼哭淚淋淋
頭不梳來粉不抹 頭髮已散不像人 不久又聽情哥死 即時啼哭淚淋淋
可憐情哥冤枉死 丟別奴奴一個人 哭得情哥情切切 情切兩事不知人
赤肉兼身情難捨 誰知拆散我婚姻 心想情哥為夫婦 誰知夫婦命不長
出門吩咐千般話 言語說出慟人心 貪想賺錢千百萬 誰知無命不見人
你今死在竹塹內 黃金磊棟也閒情 大家愁切都不過 庄庄驚走幾多人
大人細子都著走 三寸金蓮走路程 衣衫破蓆就挑走 幾多穀食挑不盡
粗家硬伙都不愛 千萬人走入山林 有錢變為乞食樣 貧富都是一樣形
乞食羅漢都著走 八十公公走路程 八十公公開口說 自開台灣無幹般
咸豐有年漳泉反 無看人人入山林 驚走兩事講不盡 又唱紹祖統領身
有人就講身還在 有人又講死歸陰 竹塹有個陳燕輝 擔筍賣分 日本番
通城事實都知道 買賣番兵也知情 北埔人看就捉去 即時捉入三快館
掌館之人來跟問 就來跟問燕輝人 你今照實來說出 從頭一二說分明
姓陳燕輝來說出 眾位你且聽原因 捉去人兵七十二 紹祖死去命歸陰
蕭油拿煙來食死 又無棺木殯葬身 掌館之人都問盡 從頭一二都知音
掌館之人就去問 去報頭家娘娘身 真情就講紹祖死 紹祖妻子聽原因
即時啼哭雙淚流 兩眼啼哭淚淋淋 天地戲人戲到底 仰般 來虧娘娘身
錢銀使盡穀食完 親生我兒命歸陰 娘親啼哭又未了 媳婦啼哭又來臨
紹組妻子開聲叫 開聲叫夫說原因 虧了我夫冤枉死 仰般我夫命不成
出門囑盡千萬話 對陣之時要小心 你今一命竹塹死 丟別娘親靠何人
死了我夫真冤枉 又無棺木殯葬身 娘親聽見媳婦說 雪上加霜又來臨
看見媳婦啼哭哭 加霜加雪又來臨 想起我子肝腸斷 翻天翻地叫沉沉
我今捨命來去死 閻王歲下尋子身 若得我子來相見 死到黃泉也甘心
搥胸叫得情切切 即時失肺不知人 不唱娘親愁切事 又唱主妻痛娘親
大個媳婦來解勸 細個 媳婦又來臨 一家大小都勸化 紹祖妻子聽原因
就喊娘親你莫愁 娘親你愛 放開心 娘親一人愁切壞 莫來愁壞老娘親
娘親一人愁切死 丟別媳婦仰般形 又無夫君又無母 丟別娘婦靠何人
媳婦勸母肝腸斷 母聽媳婦兩淚淋 娘親日夜心中想 難有媳婦幹 賢人
自己愁夫真無奈 又來勸我老年人 三更勸母四更盡 娘親你去轉間眠
娘親就聽媳婦勸 移步回轉入房廷 不唱娘親回房內 又唱紹祖妻子身
即時回轉間房 去 間房叫夫淚淋淋 細聲不敢大聲哭 又怕娘親來聽真
想到母親愁切大 又怕吵醒老娘身 想起夫君雙淚流 自己暗切真可憐
自己愁切自己解 移步就來床上眠 床上睡目 常得夢 夢見我夫轉家庭
夢見我夫床上睡 醒來不見夫影身 即時啼哭來自嘆 細聲啼哭叫夫身
當時夫妻恩深重 今日丟別我一人 只望夫君同偕老 誰知今日拆散情
千思萬想難得過 戲了我夫一生人

第七段
不唱紹祖妻子嘆 又唱北埔一段人 北埔頭人又約議 即時紮營又請兵
請有五百義民兵 五百兵馬真驚人 營頭紮在水仙崙 五百義民打番兵
中港頭份天兵紮 不得成轉一營兵 不唱大隘請兵事 回文又唱棟字兵
棟字兵馬即時到 大家歡喜笑吟吟 來到北埔歇一夜 天光就過九芎林
石頭崗頂拼一陣 日本趕來走無停 棟營兵馬敗陣走 兵馬殺死六七人
一程走到大隘肚 害死新埔九芎人 看見新埔番燒屋 茅屋瓦舍變灰塵
看見日本去燒屋 男婦老幼走無停 樓檯宮廟盡放火 穀食家資都燒盡
街坊屋舍都燒盡 穀食物件盡燒空 看見日洋去放火 男婦老幼走無蹤
新埔殷富蔡興隆 請有兵馬數百人 數百兵馬決死戰 四門八路無救兵
大隊兵馬即時到 大炮打來得驚人 不覺檯櫃來打破 兵馬想走難脫身
走出兵馬有多少 殺死兵馬幾百人 又唱新埔營頭破 回文且唱九芎林
日本兵馬千千萬 算來厲害得驚人 番兵來到就放火 放火來燒九芎林
不久娘得營頭破 水仙崙裡就退兵 等到娘得營頭破 退到頭份大隊兵
本日頭份大兵到 打死一個楊大人 眾街子民多慟切 十分可憐大人身
等到娘得營頭破 水仙崙裡就收兵 今日大人番打死 百姓無福靠誰人
頭份子民盡驚走 男婦老幼都走盡 番兵去到頭份街 番兵厲害得驚人
日本兵馬如水樣 安身不得就退兵 大兵退到苗栗縣 番兵燒屋得驚人
頭份街路盡放火 又燒一宮義民亭 日本趕到苗栗縣 苗栗紮有千萬兵
日本戰到幾十合 花炮打來得驚人 不久大隊番兵到 苗栗大兵都散盡
日本就行下縣去 下縣事實不知情 不唱苗栗營頭破 回文又唱大隘人
又來講看大隘肚 大隘庄庄驚番兵 又驚日本燒大隘 又怕屋舍變灰塵
男婦老幼都著散 黃昏暗裡走路程 庄庄子民都走盡 子民走盡入山林
幾多人走山林內 三股剩無一股人 悽慘驚走有兩次 緊 想緊走實可憐
眾庄頭人都傳透 傳透大家降番兵 大家想到係悽慘 無奈順情著順情
子民聽得就歡喜 不得無奈就應承 店戶各各押圖記 頭人即時就行稟
稟內圖記就押好 頭人帶緊就起身 頭人行稟到新竹 見了支廳番大人
支廳即時開口說 番官看見喜歡歡 大隘良民盡降我 番官看見笑吟吟
番官即時多歡喜 準佑大隘眾良民 頭人聽得多歡喜 即時行程就回身
一程回到大隘肚 眾庄老幼問無停 今日降番有降準 老幼不必走路程
頭人開口將言答 番兵收稟就領情 大家聽得多樂意 今日降準得安身

第八段
不唱眾兵降番事 又唱台北眾番兵 台北番官總督府 出旨竹塹報知音
捉有土匪百餘個 解上台北我番身 支廳接文詳細看 看見文書就知音
館中土匪來放出 即時放出一陣人 一陣放到火車站 點算七十三個人
點完即時上火車 帶上台北府內庭 一陣載入火車內 火車即時就行程
庄庄老幼來看見 男婦老幼實可憐 一陣載到台北府 台北下車做一陣
台北子民多慟切 慟切大隘一營兵 一營兵馬番捉去 可憐紹祖一個人
紹祖盡忠來扶主 可惜今日命不長 不唱子民多慟切 回文又唱日本兵
番兵總督來看見 看見土匪怒傷心 又喊差子帶入館 眾兵啼哭淚淋淋
眾兵啼哭來說出 今日大家命歸陰 館內也有來關死 關死也有幾十人
不久喊出來擔水 擔水就是幹可憐 出來有個烳茶食 有個喊來掃地泥
番官近前來告稟 告稟良民不使 驚 又問紹祖何方去 即時詳文過番邦
我兵捉有善良民 出陣誤捉個上城 今日良民放去轉 放轉歸家去耕田
番王看見多歡喜 及時回文過台灣 即時回文台北府 總督接文就看見
總督看文多歡喜 從頭詳細說一遍 番官即時來吩咐 吩咐就做日洋衫
就拿衣衫眾兵看 眾兵著等笑連連 不久就放眾兵轉 眾兵歡喜不知天  
一人賜有銀十兩 三個小鈸做盤錢 衫上打有總督印 路途日洋不敢攔
一陣轉到大隘肚 眾人接見笑連連 大家開言來問起 算來日洋好心人
係我清王來捉去 斷無性命放回歸 不唱眾兵來放轉 十二月來就過年
高毛 下山詹鵬材 害到大家真可憐 就告大隘三條水 三條水人打甜粄
藏有土匪千千萬 千萬土匪愛打城 番官即時就領旨 番官即時起怒心
番官隨時就開兵 開有兵馬有幾千 番官帶兵到大隘 滿路番兵來不盡
即時捉到紹祖母 魂散飛天驚多人 又來捉到紹祖妻 紹祖妻子淚淋淋
雙親捉到就來問 就問土匪在那裡 又來問著姜紹主 紹祖喊出我看真
雙親即時回言道 紹祖死去命歸陰 番官答言我不信 番官怒氣恨上心
捉去棍子就拷打 祖娘妻子淚淋淋 恰似喪家接母舅 雙腳跪落地中心
又來陳傳店內問 老幼看見實可憐 眾庄齊家多慟切 冤枉頭家娘娘身
錢銀使盡穀食完 單生一子又歸陰 一子死去真冤枉 今日自己受苦辛
娘娘可憐又未了 又捉四處有餘人 好人個個都捉去 即時捉去館內廷
不唱四處番捉去 又唱眾庄來行稟 總理即時來做稟 又來偠著眾街人
眾街即時就出決 眾街就喊林桂英 桂英即時就入旨 番官接旨來看真
看見眾街人出決 就來放出幾十人 頭家娘娘來放出 又放紹祖妻子身
大家放出猶未了 又唱蕭油起毒心 番官捉去又放出 放出庄中所害人
大家悽慘真無奈 雪上加霜又來臨 又告眾人愛番官 番官想起都不信
即時又捉蕭阿油 番官就罵大奸臣 番官拔劍來殺死 殺死一個蕭阿油
殺死壞人蕭阿油 眾庄老幼就歡心 即時蕭油被殺死 阿油害死幾多人
不唱蕭油害死人 又唱下庄姓詹人 鵬材害死三條水 過年不得真可憐
正月初一扛炮子 要做苦力幾百人 男婦老幼都去扛 一家無去不容情
高毛絕代 詹鵬材 害得大隘真可憐 日本番官就去捉 捉倒鵬材一個人
即時捉到新埔去 番官細問查分明 眾街老幼就聽見 聽見鵬材番捉去      眾街老幼來看見 看見真真詹鵬材男婦老幼開聲罵 就罵鵬材大奸臣
鵬材來告三條水 又想新竹做番官 又想竹塹管良民 番官即時就知道
斯時老少罵無停 就罵鵬材害良民 今日奸臣無除別 台灣一定大不平
庄中屋舍火燒了 又來所害眾子民 番官聽得高聲罵 鵬材真真不是人
一程捉到五份埔 番官拔劍就愛殺 愛殺鵬材大奸臣 鵬材聽得雙流淚
就喊貢爺保我身 貢爺聽得就來保 番官就罵不是人 嚇得貢爺心驚怕
將身移步出門庭 番官心中真怒氣 怒氣鵬材一個人 今日奸臣無殺別
台灣一定大不平 番官即時就拔劍 殺死鵬材一個人 奸臣今日都收別
番官看見笑吟吟 庄庄人民都歡喜{缺 }

第九段
微毛末節講不盡 十分造來一分成 借問此書何人造 住在北埔大隘人造出此書大家看 流傳萬古到如今 
一想欽差無好死 帶有何南食了米 田地興起來申丈 通番過台來爭地
二想欽差臺灣王 聖上母舅李鴻章 大小官員都放來 文書真透到聖上
三想欽差害人多 枋橋百萬奈如何 聖上不知臺灣事 枋橋文書去不到
四想欽差食錢精 過來台灣碌死人 田地拿來就申丈 奏聖生番就開成
五想欽差真高毛 害死英雄實在多 奏聖開成番歸化 就去聖上道功勞
六想欽差長尾星 下縣會殺命閑跟 不少黃滿救性命 就怕帶有你親丁
七想高毛劉欽差 過來台灣真歪哉 聖上算來愛百姓 放到一個大奸宰
八想欽差真閑情 錢銀得飽轉回身 聖上庫銀開到了 台灣番業就開成
九想欽差開火車 害死台灣百姓家 風水屋場開到壞 堪得殺頭來番沙
十想欽差真係僥 錢銀得飽就飛拋 如得座主李鴻章 聖上調轉愛切偠
若得親朋借看著 跟手就愛送還人

註解
1、黃昭堂﹝著﹞,廖為智﹝譯﹞《台灣民主國》,(台北:前衛,2006年,頁19。
2、左舜生《資料續編》,《中國近百年史資料續編》,(台北:中華書局復刻版),頁310。
3、王淳純《馬關割臺與乙未抗日之詩壇評議研究》,中山學術研究所中國文化大學,2005。
4、廖漢臣〈甲午之役在文壇上的反應〉,(台灣文獻第7 卷,第1期,1956.06,台灣省文獻會出版,頁87-94。
5、甲本係毛筆書寫,新竹縣文獻委員會出版,由黃榮洛先生提供;乙本係手抄ke「台灣歌」,原封面題有徐家茂先生提供、徐阿興先生手抄,由陳運棟先生再輾轉自羅肇錦提供。引自邱春美〈客家「姜紹祖抗日歌」探析〉,(《大仁學報》,第14期,1996)。
6、著散:「沖散」。
7、可連:「可憐」。
8、丁時:「即時」。
9、己千:「幾千」。
10、長無:「剩無」為現用字。
11、著驚:受到他人驚嚇。
12、日后:「日後」為現用字。
13、保耽:「擔保」為現用字。
14、係:是。
15、高毛:咒罵語。
16、佢:他。
17、姜紹租:「姜紹祖」為現用字。
18、說一篇:「說一遍」為現用字。
19、賈:「賞」為現用字。
20、都係:都是。
21、番[兵]趕來兵充散 己多充散回轉屋:番兵趕來兵沖散 幾多沖散回轉屋。
22、 谷石:「穀食」為現用字。
23、己多:「幾多」為現用字。
24、得驚人:pûn人驚ke意思。
25、己:「幾」。
26、后:「後」為現用字。
27、充散:「沖散」為現用字。
28、得安身:「暫安身」。
29、何[濃]滑血:蚵濃蚵血:誇飾、強調語氣。
30、得倒:「得到」為現用字。
31、言因:「原因」為現用字。
32、吩吩去:「紛紛去」為現用字。
33、得人驚:讓人害怕。
34、孔死:「恐死」為現用字。
35、不門:「不成」。
36、奪身:「脫身」。
37、仰般形:「仰般形」為現用字,該如何是好。
38、捨破:「扯破」為現用字。
39、登時:「即時」為現用字。
40、梆:「綁」為現用字。
41、邦出:「綁住」為現用字。
42、淚連連:「淚漣漣」為現用字。
43、不使:一直。
44、因謂:「因為」為現用字。
45、都係:都是。
46、壹堂屋拾:「一堂屋舍」為現用字。
47、屋捨:「屋舍」為現用字。
48、無廷:「無停」為現用字。
49、團之:「團團」。
50、己陣:「幾陣」為現用字。
51、愿死:「願死」為現用字。
52、撞胸失氣倒地泥:「情緒激動昏厥」。
53、不使:「無須」。
54、同半:「同伴」為現用字。
55、動人心:「慟人心」為現用字。
56、串錢:「賺錢」為現用字。
57、細子:「小孩子」。
58、己多谷石:「幾多穀食」為現用字。
59、賣奔:「賣分」為現用字,「賣給」ke意思。
60、仰般:「怎麼」。
61、潘天潘地:「翻天翻地」為現用字。
62、愛:「要」。
63、間房:「房間」。
64、操醒:「吵醒」為現用字。
65、睡目:「睡覺」。
66、難得過:日子很難渡過。
67、街枋:「街坊」為現用字。
68、利害:「厲害」為現用字。
69、得驚人:「嚇到他人」。
70、緊:「愈」。
71、百余個:「百餘個」為現用字。
72、掃地泥:「掃地」。
73、不使:「不用」。
74、不日:「不久」。
75、高毛:咒罵語。
76、詹朋材:詹鵬材。
77、領紙:「領旨」為現用字。
78、捉倒紹主妻:「捉到紹祖妻」。
79、我看真:「的確有看到」。
80、奴氣:「怒氣」為現用字。
81、主娘:「祖娘」。
82、登即:「即時」為現用字。
83、接紙:「接旨」為現用字。
84、出結:「出決」為現用字。
85、梆撿:「拔劍」為現用字。
86、登時蕭由破殺死:「即時蕭油被殺死」。
87、朋材:鵬材。
88、無亭:「無停」為現用字。
89、梆劍:「拔劍」為現用字。
90、不似人:「不是人」為現用字。
91、流傳万古:「流傳萬古」為現用字。
92、百万:「百萬」為現用字。
93、碌死人:將麻煩帶給他人,使得他人無法從事件中逃開。
94、歸花:「歸化」為現用字。
95、木少:「不少」為現用字。
96、真歪哉:「品行差」。
97、吊轉:「調轉」為現用字。
98、偠:「嬌美」。
99、送完人:「送還人」為現用字。
100、一營約500人,實數只有三百人左右。黃昭堂﹝著﹞,廖為智﹝譯﹞《台灣民主國》,(台北:前衛,2006年),頁71。
101、參考〈政事志防戍篇〉《台灣省通志稿》全一冊,(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發行,1959年),頁217-219。
102、黃昭堂﹝著﹞,廖為智﹝譯﹞《台灣民主國》,(台北:前衛,2006年),頁79。
103、黃昭堂﹝著﹞,廖為智﹝譯﹞《台灣民主國》,(台北:前衛,2006年),頁78~79。
104、黃旺成主修,郭輝等纂《新竹縣誌》,(成文出版社,1957年修,1976年排定本),頁44。
105、洪棄生,《瀛海偕亡記》,(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台灣銀行發行,1959 年),頁6~7。
106、黃秀政《台灣割讓與乙未抗日運動》,(台灣商務,1992年),頁207。
107、王煒煌《乙未抗日運動的構成及其行動》,中山學術研究所中國文化大學,93年,頁92。
108、《新竹縣志》記載為楊再雲。
109、王淳純《馬關割臺與乙未抗日之詩壇評議研究》,中山學術研究所中國文化大學,93年。